“阳光民生财政”,普照重庆城乡------“阳光民生财政” 是促进重庆市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成功的科学的社会主义公共财政(一)

作者:程民富 发表时间:2010-4-21 15:09:58

国务院批准重庆市成都巿成为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要求在2020年前基本完成试验区的任务。试验任务光荣而又异常艰巨。

千百年来的城乡差别、工农差别、脑力体力劳动等差别,形成了上千年城乡、工农分治的习惯势力和传统思維,也产生了成千上万的能人志士,梦寐以求缩小和消灭三大差距。在当今盛世,这一历史的重任落在了重庆、成都这两个盆地自然经济相互依存、巿场经济共求发展的新特区,这对3100万巴渝人民提出了更高更严更全面的要求,作为一名虽己退休而心系山城经济腾飞、城乡一体的普通公民,愿在重庆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发展新特区上奉献余热。“信而后谏”,我的初步建言逻辑思路:“阳光民生财政”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

阳光重庆大改革大发展的环境中,率先在中国直辖巿、省市级政府试行公民“阳光财政”系统工程,用这个逐步完善而必将形成的科学的、民主的、核心的、综合的系统工程,大力促进重庆巿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成功。

一、对公民“阳光民生财政” 概念内涵 是什么的初步探索

(一)从国家财政到公共财政、阳光财政的认识深化

从经济学的概念来理解,财政是凭借国家的政治权力、财产权利、行政管理权力和信用权力,集中一部分产品国民收入,用于满足公共需要,进行一系列收支经济活动(包括监督管理的活动),是以国家为主体,以达到优化资源配置、公平分配、经济稳定和发展为目标的经济分配行为。

马克思曾指出:“在我们面前有两种权力:一种是财产权利,也就是所有者的权力,另种是政治权力,即国家的权力。”政治权力是国家作为主权者的权力,专就财政而言,政治权力和财产权利是财政依据的一般权力,而行政管理权力和信用权力则是财政依据的特殊权力。无论一般的或特殊的权力,作为国家的主人 公民及人民代表通过“阳光财政”行使对各级财政预决算的事前、事中、事后的永续的全面的审查、审定、审计权力必然形成一种核心权力,必将促成城乡居民、人民代表行使经济民主,实现社会公开、公平、公正。

国家财政含义,它是以国家为主体,通过政府的收支活动集中一部分社会资源用于履行政府职能和满足社会公共需要的一系列经济活动公共财政(按英文public finance直译财政,本意应为公共财政)是指国家或政府为市场提供公共服务的分配活动或经济活动,它是与市场经济活动相适应的一种财政模式。

我国长期将国家财政简称为财政。改革开放以后公共财政提法开始出现,到1998年后逐步普及起来,现有的学者甚至认为,公共财政应当替代传统简称词财政。建言人目前仍认为财政是一个广义概念,应当涵盖既侧重于履行政府职能的国家财政,又侧重于满足社会公共需要的分配活动或经济活动的公共财政,既包括生产要素的分配,又包括个人收入的分配。而建言人倡导的公民“阳光民生财政”,则广义泛指国家财政、公共财政以及生产建设财政,都需要象阳光一样的公开、公平、公正。

公开是公平、公正的必要前提,公平、公正是公开的必然结果。公开即阳光下的知情权,即财政经济民主的发源地,公民有了耳闻目睹的感性认识“阳光表象(从感觉、知觉到表象)”,方能进行概念、判断、推理的群策群力的理性思维与科学实践,真正实现经济民主、公平正义。毛泽东的光辉哲学著作《实践论》告诫人民尝梨知梨味、入穴擒虎子的真理,必然成为阳光民生财政的理论指导思想。

公民“阳光民生财政”中“阳光”的含义,试在传统文化经典中广义扩展,可见《论语》颜渊第十二篇第17章中,孔子说:“政者,正也”,可以理解为国家政府施政,务必正确、公正。老子《道德经》第五十七章阐述“以正治国…而民自化…自正…自富…自朴”。然而是否以正治国施政,不能只靠施政公仆们自我肯定甚至自吹自擂,因为社会全体公民是一面面镜子、一道道阳光。公开透明的阳光政府给社会公民以实实在在的知情权让民众先知先觉,是社会公正、公平的充分必要条件。现代国家公共财政的公开共用性,揭示了科学社会主义国家财政和地方财政的公开、公平、公正性的雨露阳光,犹如天下之财,普照天下之民,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还政于民,服务于民。简言之,对社会主义公共财政要立足于民知、民管、民审、民用、民享

《论语》子张第十九篇第24章中,子贡误赞“仲尼,日月也”世人置疑孔子尚且不能在小孩面前辨日远近大小、光亮炎热,原本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故夫子岂非日月阳光

当今时代人民才是阳光,亿万双公民的眼光聚焦在公共财政收支表上形成的关注目光、审视眼光、智慧灵光、共沾财政收益之光,犹如强大热核反应的太阳光,强度热度光度好似审计、监察、纪委之法度。其科学性民主性自下而上公开广集千百万公民、人民代表的科学建议、智慧方案、民主表决。其综合性广聚全国全巿国民经济产供销人财物亿万收入之源流、又全面统筹安排各行业各省市的财政亿万支出,是人流物流信息流交汇形成的资金流的汇聚和普济,是宏观系统预算聚财、用财、生财之道。公民阳光财政的普照性、温暖性、持续性就好比社会主义公共财政坚持普遍社会保障主义的原则和普遍幸福主义的方向。

《论语》子张第十九篇中第21章子贡说:“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如果把“君子之过”引伸为公共财政收支一旦失去平衡、分配不均、显失公平,那么在阳光财政下,属地公民审视预决算“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道德经》第四十二章)人人知实情、知原由、知改错之方法;公民通过代表调整、修正、审定预决算,使阳光下的财政预决算实现量入为出,“持而盈之” (《道德经》第九章,保持收支平衡而略有盈余,这种更正、改错,使民众更加信任政府、敬仰如君子清廉之官员。

(二)用民主法治推动民生财政、公共预算的近代历史演变

“民主+民生+财政”的思想萌芽植根于历史的长河与现实的激流中,中国古代产生了“民为贵,社稯次之,君为轻”的民本思想,近代中国引进了西方国家的预算思想,这是中国人民大众对抗封建专制、争夺实质上的民权的重大进步。晚清驻日公使黄遵宪,在1895年刋行《日本国志》书中,最早简介了西方预算制度的阳光法则“泰西理财之法,预计一岁之入,某物课税若干,一一普告于众,名曰预算。及其支用己毕,又计一岁支出,某项费若干,某款费若干,亦一一普告于众,名曰决算。某征敛有致,出纳有程,其支销各有实数,于预计之数无所增,于实用之数不能滥,取之于民,布之于民;既公且明,上下平信。”继称“日本仿泰西治国之法,每岁出入,书之于表,表示于民。”

无独有偶,与黄遵宪同时代的驻英公使郭嵩焘称赞,由于英国实行公开透明的财政预算制度,公开预算后让人人皆知,故曰“而后知其君民上下,并力一心以求制治保邦之义,所以立国敎千年而日致强盛者也”。康有为在戊戌变法时期,所作《日本变政考》中力主仿效西方,试行预算公开。1898年,在戊戍变法“明定国是”诏书中,光绪帝诏令“改革财政,实行国家预算”,只可惜维新变法百日,因流血夭折而付诸东流。

先知开启民智路漫漫, 历史发展到1907年,《时报》421日发表《论国民当知预算之理由及其根据》,向昏睡之国民疾呼“租税征之于民,用之何途,但使国民知之。若但供政府之浪用,纳税者其能无怨望乎?我国以财政困竭之故,百端罗掘以要需,然其充何用之费用,吾民不得而过问也。今拟编制预算案,是欲公示于民矣。”

先知先觉者在上下求索,渐有愚民智开,耍求建立公开透明的财政预算制度的呼声渐高,迫使垂危的满清政府,于1910年第一次试图仿效西方国家编制,向社会公开宣传试办三年预算。梁启超于1910年发表《度支部奏定试办预算大概情形折及册式书后》文章,激烈抨击,并强调从预算可窥一国政府的施政方向,是政治而非经济所能概括,这的确是当时中国的先知者对预算最深刻见解。当时中国议会的锥形“咨政院”初试锋芒,议员们在开院之初,多次详细审议预算,迫使皇权专制退让,将原预算额37635万两,两次核减7790万两,终使岁入总额略有盈余。故1911113日公布的《重大信条十九条》中规定:“本年度之预算,未经国会决议者,不得照前年度预算开支。又预算案内,不得有既定之岁出,预算案外,不得为非常财政之处分。”第十五条针对“皇室经费之制定及增减,由国会议决。”此纸面文告,形式上象征着资政院的行政预算权,可以制约最高政治权力财政权力的预算制度,始得法律上的承认。然而腐朽清王朝的回光返照己无力回天,辛亥革命的狂澜荡涤了封建满清王朝。

近代孙中山先生在宣传三民主义中,多次用民权、民生思想强调财政改革,为民主政治、民生财政描绘了普世兰图,但民生公共预算的实现其修远矣。辛亥革命成功后,北洋政府在国家预算上开启历程,规定审计院审定年度决算,南京国民政府时期预算制度缓慢前行1932924日产生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预算法》,开始关注预算与决算并重,要求详列预算计划,注重督促施行。

进入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陕甘宁边区人民艰苦创业,通过民主选举“三三制”、村民自治等形式,团结广大群众开荒种地、征收粮税,平衡了财政预算。边区参议会按照民众意愿,通过民主程序审定和监督政府财政收支事项。这种由延安精神孕育的预算民主,对政府财政收支的实实在在审查监督,有对概算的设计、监督权,又有审查、批准权,既指出政府税收工作问题,又有权要求政府税收工作“必须”这样、“不得”那样,这的确是民主的财政,是人民可以“说话”的民生财政,是应当受到当今思想界充分重视的改革课题

(三)开启宪政预算门,让现代公共预算的照光普照城乡大地

追溯中国几千年的皇室秘密财政门庭牢牢紧闭,保护封建统治阶级的世代利益,束缚了人民的思想和经济的发展,而近代民主、民生财政的普世兰图及引入的预算阳光法则,历经百年沉思苦苦探索, 30年河东40年河西,近30年改革的呼声,使预算公开的百年梦至今方醒,人民大众必然发出建立宪政预算、实行民主财政、民生财政的社会呼声。他们呼吁的阳光民生财政是公民对公共财政的形象赞美,他们深刻认识民主财政(即宪政预算)是民生财政的前提和本质,而民主财政就是要开启宪政预算门,真正让现代公共预算的阳光普照中华城乡大地。

民主财政的核心和关键就是宪政预算。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只有以民主法治的强力手段,把宪政理念引入预算领域,用民主财政法制对政府的财政权力,进行强有力的限制和全程监控,才能确保公民的财产权及相依相关的基本人权,督促政府认真履行公共服务职能,实现公共财政体制的良性循环。

要开启宪政阳光预算大门,先要明确人民在民主原则下平等选举产生的代议制机构,是政府预算的组织制度前提,是人民制约政府开支的政治组织。人民和国家的财产关系,是国家政治生活中最重要的宪法关系。要和谐这种关系,就要建立国民均享有对预算审批过程平等的参与权,确立须经议会审议的预算来平衡、调整与监督,确保预算收支体现纳税人平等负坦和平等给付原则。

因此,社会主义公共财政的实质要求就是民主民生财政,其含义为:取之于公众,用之于公益,定之于公决,受之于公众监督。通过人民代表,逐步让社会公众来决定财政资金如何花?花在什么地方?这是社会主义阳光民生财政的本质。

实施“阳光财政预算”的监督主体是全国(全巿)中国公民,核心是各级人民代表,权力机构是全国和地方人大执行主体是经各级人大授权通过的对公共财政预算进行编制、平衡与调整的政府机构,其中对预决算的编制,要试行财政预算人员主编、人大法定预算专业人员及社会阳光财政员三位一体参加合编,从制度上避免只有预算人员关门编制,只有财政部门才说得清楚的似是而非的公共预决算。

本人目前对“阳光财政预算”的建议内容初步探索,先从宏观逻辑程序上按预算的编制、执行、决算的编制和审查划分,大致可分为四层建言(应纳入后面第四部分建议通观)

1、从地方到中央各级、各部门财政收支预算的编制由所属地的镇、区、巿、省自治区的公民和人民代表逐步、逐级直接审定通过主要收支指标,并按季按年书面、网络公布这些指标(凡区乡地方基层政权接受审定的预算指标要细,项目要具体,公布时间要充裕,利于属地公民充分商讨,公示范围要广而不漏),从而真正让民众对财政预算拥有先期知情权、预算指标审视权、基层人民代表(若干年后逐步过渡到属地全体公民)对预算审定权;

2从地方到中央各级、各部门财政收支预算的收缴、拨付执行过程的监督,地方财政要按季度,中央财政可按上半年、九月底、年底预报全年收支、次年三月底(人大会议前一个月向代表公布国家财政收支预决算),以此真正让民众对财政预算执行情况拥有事中知情权、人民代表(若干年后逐步过渡到属地全体公民)对预算执行过程的监督、检查、纠偏权;

3从地方到中央各级、各部门财政收支决算的编制要真实、准时、准确、全面公布,凭此真正让民众对财政预、决算拥有事后全面知情权、对比分析言论权、人民代表(若干年后逐步过渡到主要指标、关键决算全国公民通过电脑互联网公决)对严重失误指标及相关的人与事审查、审计、监察权等。

4、在正常年度一般情况下,凡涉及国防军事、内政外交等机要部门、地区的各级财政收支预决算的专项指标,各级人民代表及全体公民应有对专项总体指标及升降幅度的知情权,并授权给专门机构、人员的审查、审计、监察权。

“阳光财政”以公开为原则,以不公开为例外,以上四层逻辑内容应只是建议的总体轮廓,具体内容还应包括政府机构、财政体制改革、制度建设、公民纳税人意识、民主意识、互联网常识、人民代表预算知识、综合素质整体提高、公务员勤政为民思想牢固树立、社会监督制约机制完善、构建阳光财政透明度的客观物质条件具备等方面长期努力,全面提高。而在重庆试行“阳光财政”则是阳光重庆的一个重要的关键的组成部分,并且还应是重庆市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的一项根本性的战略部署(阐述见后)。

应当说总体逐步缩小、基本消灭城乡等差别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一项百年大计,当前成渝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期仅有10年多,时间紧迫。而同步试行10年的“阳光财政”,将可能赢得时间,应当是有力促成改革试验基本成功的一项关键的综合性战略措施。

二、试行“阳光民生财政”的必要性可能性 现实性

公共财政是促成城乡居民、人民代表行使经济民主、社会公平的关键决策

(一) 问题切入点信息 阳光审视“审查财政预算是代表核心权利”

重庆晨报200738日第6版“两会锐评”节选江苏网“审查财政预算是代表核心权利”短文,值得亿万中国人民深刻认识,高度重视。锐评简言:不少全国人大代表认为,财政部编制的中央和地方财政预算实在太粗了,人大代表根本没法审查!

许多人大代表没法审查预决算,形成“外行看不懂,内行说不清”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代表构成、素质、预决算质量等原因外,关键在于审查要从地方财政预算、部门财政预算明细指标入手,从具体项目到抽象指标,如果各省巿、各部局明细指标都真实合法了,那对中央财政预算汇总的大指标也就有了审查的发言权,如可直接审视中央预算各年度增减比例、当年各项收支的结构比例、国民收支各种平衡状态等。

建言人赞同“两会锐评”基本观点:如果各级人大代表真的掌握了从基层到中央、从细项到大项预算指标审查的实权,监督政府的民权也会落到实处、管到关键处,那么公款大吃大喝、公费旅游、豪华公车、工资福利收益不均等问题也将得到根治

重庆晨报该版又登载胡伟文看两会“巩俐和吴敬琏,谁更像议员”一文,关键突出“议员”要有参政议政能力,要多一些专业甚至专职的委员最好让参政议政成为常态。该文强调代表参政议政要参到要害处,议到点子上,能准确监督执政者,如对政府的财政预算做些专业判断,审查财政支出此多彼少的利弊,提出调整预决算的可行性方案。

(二)客观认识从财政的机绝密控制 到“阳光财政”在中国实施的必要性

计划经济时代建设财政的内部控制:在新中国成立后的三四十年里,回顾中国财政收支绝密时代,针对国内外政治斗争的需要,对财政收支数据实施机密绝密管理应当是必要的。兼之计划经济时代,普通民众对财政收支预决算知识和纳税人意识普遍缺乏,广大人民对行使民权审定、审核财政收支预、决算理性认识非常模糊,而平均主义大锅饭的盛行又事实上抹去了审查预决算的必要性,甚至有些人民代表也模糊认为审查预决算可有可无。

“阳光财政”在中国实施的必要性:改革开放以来,国民经济蓬勃发展,财政收入迅速增长,人民生活水准提高,这是灿烂的阳光主流;但生产关系未能更紧密地适应生产力的发展水平,相对滞后的财政收入内部分配控制工资标准宏观调控、社会福利保障、社区民主法制等制度,难以平衡各地区、各产业、各阶层的经济利益,仅依靠财政专业人员和专家内部控制的财政支出的澎胀和赤字,特别是行政管理费的成倍剧增,一些人权钱交易暗箱牟利,一部分人钻营投机先富,一批人下岗失业、毕业待业,一些企业垄断经营,房地产、敎育、医疗、养老、社保等问题较严重,“三农”问题更为突出,贫富悬殊显失公平,显现“国家利益部门化,部门利益个人化”趋势,严重影响社会和谐发展。

据《中国统计年鉴2004年》披露,仅从1978年到2003年,中国财政支出总额增加22倍,而同期行政管理费支出却增加88. 7倍,“财政其他支出”增加117. 8倍之多。又从1986年至2005年,我国人均负担的年度行政管理费由20. 5元飞升到498元,剧增23倍;而同期人均GDP增长14. 6倍,人均财政收、支分别增长12. 3倍、12. 7倍。这些阳光数据表明:我国行政事业管理费用超常规增长,不能不说明政府分配过多、浪费严重,剧增上百倍的“财政其他支出”是否还隐含行政管理费?需要阳光暴晒,可能成为实施阳光财政的巨大困难。

针对这些市场经济发展中暂时存在的问题,广大公民迫切需要知情知因防微杜渐,渴求阳光下的公开、公平、公正。因此重庆市对阳光重庆的明确提出和科学定位,象及时雨一样实证了“阳光财政”的必要

财政税收本质显示出“阳光财政”必要性。基于财政收入主要来源于税收,必须指明现代社会税收,是纳税公民用来向本国各级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支出从巿场经济交换本体上分析公民交税和他们在巿场上购买某种商品或服务在本质上没有多大区别。但中国民间传统对税收往往被误导为“朝庭不收税,皇上大臣吃什么?”这是一种千百来牢牢植根于千百万被统治的中国民众灵魂中的对统治者的顺从态度和愚昧思想。各国统治者剥削者概无例外。

(三)世界历史的深刻启示 文明文化之光初照公共财政

财政是一个“以政控财,以财行政”的分配体系,简言之财为政,政为财,相辅相成为财政。世界历史的经验敎训深刻揭示:财政作为一种国家或政府的经济行为,若君主及官僚姿意搜括、挥霍民财,多因制约监督机制缺失,被昏君、贪官、显贵利用政敎结合、权钱结合控财为己、以财行私;特别是少数金字塔尖人物极度骄奢淫侈,残酷剥削民众,终将导致物极必反,以致国王也会失民心,丧政权,掉脑袋。以下典型史例可见一斑:

1789---1794年法国革命17世纪英国革命和18世纪美国独立战争后的一次更彻底、更深刻的资产阶级革命,它从根本上推翻了统治法国一千余年的封建制度。列宁曾评论说:“这次革命给本阶级,给它所服务的那个阶级,给资产阶级做了很多事情,以至整个19世纪,即给予全人类以文明和文化的世纪,都是在法国革命的标志下度过的。”

18世纪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其深刻的经济政治根源,就在于三个等级的纳税义务、政治权力、经济利益严重对立。分别属于第一、第二等级的敎士、贵族人数不到全国人口1 %,却控制占有全国土地30 %以上;而属于第三等级的资产阶级、城巿平民(无套裤汉)、工人和广大农民占人口99 % ,负担着全国的纳税义务,没有任何政治权利。

波旁王朝竭力维护封建专制的统治,宫庭的浪费和不平等的税收政策造成严重的财政危机。路易十六不得不实行某些改革,17748月任用重农学派杜尔哥为财政总监。杜尔哥宣布对特权等级课收捐税,取消对粮食和酒类的贸易限制等措施,激怒了贵族特权阶级的利益。1777年,随着杜尔哥的被解职,宣告第一次改革失效。

瑞士银行家内克继任财政总监,采用节省开支和发行公债的办法来缓解财政困难。特别是他的一份财政报告陈述宫庭浪费,王后挥霍无度,指出王室对贵族滥赐津贴,激怒了贵族、大臣,更激怒了王后。1781年,内克第一次被解职,卡伦接任财政总监…。

现在追溯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历史,以史为鉴探索当时国王路易十六,三次更换财政总监(杜尔哥、卡伦、内克),尤其是四次任、免财政总监内克,成为激化矛盾的导火线革命历经三个阶段六个年度,通过三个土地法令。特别是内克作为财政总监,能够公布王室、王后、贵族的挥霍浪费,一定程度上唤醒了人民的觉悟,同时触怒了封建统治阶级。内克再次被解职,竟成了巴黎人民武装起义的爆发点;他的几次被任免职,充分说明了法国资产阶革命的软弱性、错综复杂性,鉴证了当代实施阳光财政的迫切性、极端重要性。

特别是雅各宾派实施革命民主专政,通过宪法和三个土地法令,用阳光民主的方法解决了农民的土地问题,这对当前重庆巿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用科学民主的方法解决三农、土地、敎育、医疗等问题,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法国资产阶级革命中強调和争取的政治经济的公开性,集中地表现为财政税收、土地问题的公开性、透明性。由于文化、新闻传播的历史局限性,18世纪的普通法国人,当时不一定能准确知道第一、第二等级的人口仅占全国1 %,却霸占全国30 %以上的土地,并且享有免税的特权。而当这些数椐一经被第三等级的资产阶级先知先觉者,公诸于社会的阳光之下,觉悟的巴黎人民、“无套裤汉”革命热情高涨,当时广为流传《什么是第三等级?》的小册子影响最大,它开门见山指出:“什么是第三等级?它是一切。直到现在它是怎样?什么都不是。它要求什么?想有所作为。”(摘自《世界通史》近代册)

阳光显露社会政权本质,革命多源于财政经济危机,在法国资产阶级革命中,第三等级的有所作为不足为道,它实质上只是以资本主义剥削制代替了封建剥削制。

(四)中国公民对纳税人义务与权力的认识 深化到阳光民生财政

中国人民的大有作为将雄辩证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在推翻封建剥削、官僚资本、帝国主义掠夺的基础上,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进入当代,科学发展日新月异,每一个中国人、每一位领导者的大有作为都要与时俱进,都要在灿烂的阳光下发展创新,都要依靠阳光财政的普照,促进城乡统筹发展与全社会的和谐发展。

重庆《时代信报》200819日第13版登文披露,现美国专门制定了《阳光下的政府法》,要求政府的行为公开、透明,接受公众监督。新闻媒体对一些事件的介入,往往能避免腐败的滋生。在国际范围,新闻监督被誉为政府的“防腐剂”。其实美国政府并不阳光。

赋税是国家机器的经济甚础。中国近现代财税史也说明财政经济的重要性。仅就2007518日《文摘周报》中转载《上海租界纳税人会议》一文,在最后段强调:税收问题看起来是一个政治问题,实际上它仍然是一个经济问题,适用于成本经济比较,并符合利益最大化原则。现代文明社会的政府都承认这一点。但也有些政府,有意无意把税收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将其描绘成所谓的公民神圣义务,主张人民不假思索地接受他们所增加的所有税收方案,而丧失纳税人的基本权力。这种做法的目的,不是盲目执行的口号宣传,就是为了掩盖其掠夺社会的本质。须知这样做的结果是十分不明智的,只能使税收的政治意义更加突出,使得围绕着税收的社会问题更加尖锐和难以调和。从纳税人本意、本质、本体上看,人民可以直言没有现代意义上的财政税收体系,就不可能有现代意义上的文明政治。

以上论述,从纳税人权力与义务的角度,简明阐述了政治与经济的内在联系及相互转化,告诫人们建立现代意义的“阳光民生财政”,应当倡立 “廉价政府”或称“小政府、大市场”。当然在确立 “以政府宏观调节为主导,以市场机制为基础”的财税改革过程中,必然触及核心权力和经济利益的均等化再分配,这应当是社会科学发展,建立和谐社会之必然。

(五)从社会发展简史角度 探索与阳光财政相匹配的社会形态

先试将人类社会己经历的几种社会形态,分别用两个字来高度概括,已有的经典论断翻译成中文,分别是:原始、奴隶、封建、资本、社会、共产,其中对前三种形态后习惯仅加“社会”二字,对后三种形态两字后应加“主义社会”,针对社会(基本理论、制度)“主义”之广意,可理解为主张社会公理、公法、公正、公平、正义、正气、正统。但其中就全称解析,先辈创立“社会主义”学说时,几百年来亿万人千呼万唤、千言万语传进思想灵魂共鸣,“社会主义”形成一个铁定的历史真理、社会现实、文字典籍;千百万人前仆后继流血牺牲夺取、建设这个“社会”时,又形成一个蒸蒸日上的“社会主义社会”形态,这个梦寐以求的美好社会,需经过上百年从初级到高级的科学发展,将进入共产主义社会。因此,这个科学民主社会概念,“主义”居中,其意在以马列主义为指导,“社会”需耍马克思主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创立了这个“社会”, 用定语、宾语前后叠加强调 “社会---主义----社会”,后来冠以“科学”社会主义社会 前置词,更彰显创建中国科学社会主义社会之特色,与阳光财政显示公共财政公开、公平、公正同色相溶、同辉灿烂。

而未来共产主义社会之“共产”,其意应为公共产品形成公共财政公平分配,与列宁生前研究国家职能消亡后,仍需存在履行社会产品公平分配职能的经济委员会性质相同,因此共产主义社会就经济学意义而论,就是公共财政社会。

再比方说,奴隶社会把原始劳动者变成为主人劳作之奴,封建社会把农民变成为地主耕作之牛,资本社会把雇佣劳动者变成为资本运转机器之奴(把人变成物),那么民主社会(全称社会主义社会)将使劳动者(纳税人)变成社会真正的主人----掌握物权财权分配权的社会主人,而各级政府官员仅是为纳税人合法权利服务的社会公仆。科学的社会必然是民主的社会,必须坚定不移地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科学社会主义,它必然促使阳光民生财政成为现实

当代,在世界社会主义实践中,主要出现了三种具有代表性的模式,一种是以前苏联为代表的传统社会主义模式,一种是以瑞典为代表的北欧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一种是以中国为代表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科学社会主义。其中,有的学者曾着力介绍北欧民主社会主义模式,尤以瑞典具有一定的代表性。瑞典执政党通过长期执政,深刻认识到搞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主要的并不在于生产资料所有权的公有化,而在于分配的社会化,这正是公共财政的职能。至今瑞典全部国民财富的社会化分配部分,按国家财政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计算接近60%,这里面还不包括其他社会化分配的部分。据称现瑞典己成为世界上社会福利最多的国家之一,这是否说明瑞典模式是比较符合客观经济规律的唯一科学模式呢?显然不能,最起码绝不是唯一的科学模式,中国人必须结合自身国情,走具有中国特色的现实可行之路。

有的学者还断言,社会主义就是社会保障主义就是将剩余价值的大部分收归社会,然后向全体居民提供社会保障。这种保障不仅是社会主义分配制度,同时还是包括社会主义的所有制关系、劳动关系、社会结构、政治法律制度和社会意识形态在内的综合性的社会主义制度,并且是现代社会主义制度的一项最重要的基夲内容。这种过分偏重社会保障的主观片面断言,脱离中国城乡二元结构的国情、国力和财力,忽略全面立体认识科学社会主义,必须具有中国特色,与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传统的积极因素相适应

(六)实施“阳光民生财政”可能性

“阳光财政”是全民觉醒、全民参政、全民共享社会公共福利的历史必然趋势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公布,全国网民己近3亿人,现每分钟新增百多名网民。互联网正成为普通公民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20081226日发布的《2007年中国博客调查报告》显示,仅至200711月底,全国博客空间已达7282万个,博客作者人数达到4700万,平均近四个网民就有一名博客作者。网民和博客将与日剧增,公民的眼光将与日同辉。

2007124日,《时代信报》登载“四川省人大‘电子眼’紧盯政府钱柜”一文,给社会公众亮开了一道闪光的阳光点。从20058月起,省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联网省财政厅国库支付中心,针对国库支付中心的财政支出,实行每日每刻对财政预算执行的在线监督。20086---10月,就发现财政预算的不规范支出达7346万元。这种在科学发展观思想指导下,充分利用现代网络技术的分分秒秒的在线监督,是阳光下最好的防腐剂,是实现城乡财政统筹的天平,是众目暌睽下代表公民意志的积极有效的事中民主监督。

又悉重庆市统一电子政务网2010年内将基本建成,政务信息资源公开和共享机制初步建立,政府门户网站将成为政务信息公开的重要阳光窗口。这些条件的充分具备,有力说明与时俱进的高科技互联网、电脑全民化为全民真正间接、直接参加民主政治经济、审定审核区县、巿、省级她方财政收支预决算提供了现实的可能性

必须看到信息技术,特别是电子政府治理方式,将逐步改变传统政府洽理的根基,它要求对政府信息控制方式的全面改革。

因此“阳光财政”将成为社会主义政治、经济民主的一个关键枢纽点。 从成渝等地的改革探索和打算可以看到,一些地区和部门开始试行政务信息公开、财政决算公布、预算投票等具有政治内涵的改革,将开启这个关键的枢纽点。

由此推论现代实行科学社会主义的核心内容应当是公共财政。一个国家若实现真正的公共财政,则事实上已基本形成社会主义财政。当代,财政部门正在或已经成为实施社会主义的核心部门,因而审查财政预决算必然是人民及其代表的“核心权利”。

(七)急需变革的现实与实施“阳光民主财政”的现实性

理论胜于雄辯,现实触目惊心2007年,据《中国经济时报》近载衡阳市石鼓区委、区政府顶风“打造第一区政府”,占地400多亩,兴建新政府大院楼群、广场、花园,总概算约7000多万元,区可用财力仅6000万元,但全部装修、绿化后,至少要一亿多元才能建成,届时将把一个“穷”区政府建成“三湘第一区政府”。其中只有28人的区人大、政协享用两幢大楼,每人占用数百平方米面积,犹如恢宏大气的“世外桃园”!这是用纳税人的血汗修建“豪华衙门”!

又据2007622日《南方都巿报》报道,广州巿公安局越秀区分局装备财务科一个民警,自2002年起赌球共输掉1600万元,其中涉嫌利用公款1200多万元,直至去年8月案发。让人们愤懑不已的是,大额公款被挪用,6年内无任何破绽,对公安部门的财务又是如何监督与审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