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庙乡:裸账一年

作者:刘炎迅 发表时间:2011-1-25 15:37:49

  去年两会期间,四川省巴中市白庙乡政府开始将其用于公款招待、公车等支出公开“晒”在网上,不仅列明每笔费用,还列明了每笔开支的经办人、证明人、审批人和安排人。这一中国最基层政府彻底公开支出情况的举动,引来全国民众和舆论的好评。裸账一年之后,结果如何?

  本刊记者/刘炎迅( 发自巴中白庙乡)

  “快看网上新闻,胡总书记讲话了,要大力推进各项公开制度。”112日一大早,四川省巴中市白庙乡党委书记张映上,刚打开电脑,立刻给他的同事发了这条短信。

  乡政府的工作人员都很兴奋,大家都嚷着要把这篇文章传到政府网站上。很快,这则带着胡锦涛书记头像的《大力实施各项公开制度,保证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就被放在了乡政府网站的最明显处。

  几天前,他们刚将2010年最后一个月的财务支出挂在网上,至此,这个四川北部的贫困乡已将裸账进行了一整年。

  “我特别希望,乡里裸账后,有更多老板来投资,他们应该对我们放心。”因裸账一举成名的张映上说。年末,他获奖不少,但都没有去领奖,他要忙着总结去年,计划今年。

  他头发很多,且密,一溜往后梳着;发根硬,稍短些的头发便斜立着,远远看过去,显得有些毛糙。衬着宽大的脑门和消瘦的两腮,显出操劳过度的疲态。作为一乡之党委书记,1974年出生的张映上不时显露出年轻人的执拗。他说,对于裸账,步履虽重但却更坚定。

  支出节约3.3万元

  一年来,收获是什么?

  张映上算得很精确:全年公用经费支出比上一年节约3.3万元,老百姓更亲近更信任,干部更自律。外出务工返乡人员的赞成度更高。

  白庙乡的裸账方式,概括起来,就是“两表五步法”。

  两表:一张是办公业务费开支统计表,另一张,是资金运行程序表。而五步法,分别为申请、办理、申报、上网、结算。白庙乡财政所所长欧明雄说,“两表五步法”是实际操作的产物,每月4日前,上个月的乡政府开支必须上网公示。

  这些表就张贴在白庙乡的网站上,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家庭的现金收支流水账,一目了然。如,在201012月的办公业务费开支统计表中,可以看到:白庙乡在12月支出36元用于购买胶水、笔等办公用品,支出24元用于添置纸杯、矿泉水,为环卫支付6800元,还花了2020元订阅2011年的报刊。除了款项发生金额与时间,还要列出事由,标出经办人、证明人、审批人、安排人。

  张映上说,简单明了,对于乡里人最重要。裸账,不是做给外人看热闹,而是要让本地人看出门道。

  然而裸账之后,白庙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是:钱。

  “没钱,什么事都办不了,计划上天都白搭。”张映上说。

  白庙乡由巴中市管辖。从乡里去一趟县城,坐公交车要摇摇晃晃一个多小时。这里平均海拔1100米,11000余人口中,约95.5%是农村人口。2009年全乡农民人均纯收入只有3393元。

  白庙的“上级”巴中市所辖4个县,3个是国家级贫困县。巴中市去年70多亿财政支出中,绝大部分(超过66亿)靠国家财政转移支付,市财政收入仅4亿多元。在很多人眼里,形容这个区域的只一个字:穷。

  巴中市党校常务副校长王国旗对这里财政状况的定性很简单:典型的补贴财政型地方政府。

  穷,钱更是一分掰成两半,村民们也格外敏感,要是被他们发现政府在乱花钱,可说不过去。或许这也是这里可以裸账的原因——穷,因此没有多少账可以裸;穷,因此裸了不会有更坏的结果。

  但裸账还是带来了一些当地政府没有想到的结果。

  “一些区级部门来白庙乡调研,都中午十一二点了,他们硬是要饿着肚子走,坚决不吃饭。”裸账后,乡长欧明清不止一次对记者说,“都是正常的工作联系,该吃饭的时候就吃饭嘛,何必饿着肚子走呢?”

  有些人觉得,裸账使政府显得更没人情味儿了。但对于白庙这样的贫困乡村,招待费开支是公务费支出最主要的部分。裸账后,全都摆在台面上,花那么多钱在吃饭上,老百姓不愿意,政府也感觉没面子。

  乡政府的裸账,在当地百姓中有一批支持者,认为“公开总比不公开好”;也有人对此感到不解:不就是说说钱都花哪儿去了嘛,就有一批批地记者来采访?

  裸账引来的也并不全是喝彩。曾有当地区委常委表示:“白庙乡的公示唯一的不同,就是网上公示。但是这样做是否合法还值得商榷。网上有些东西可以公开,有些就不能公开、公示。公开、公示也要依法。”

  怀疑的不是裸账,而是政府

  白庙乡的贴吧里,有人以《白庙不妙》的标题提出质疑:“为什么所有的款项都是整数?(只有信纸用了1.5)难道现在吃饭汽油都是整数了?”

  还有的质疑:“审批人是乡长,证明人是乡纪委书记,如何保证每笔开支的真实性?”

  面对这些质疑,张映上呵呵一笑:这是误解,公开的账目里是有零头儿的。乡长欧明清也对审批及证明制度给予了解释:白庙乡去年年初就出台了财务管理制度,其中有两个原则:一是集体会审,乡长一支笔审签;二是同级纪委监督制。

  已在新闻圈内热了一年的张映上,对于这些质疑已经很淡定了。他甚至看到了更深层次的问题:“这表现了老百姓对政府的不信任。他们怀疑的不是裸账,而是政府本身。”

  自2003年任乡长后,张映上多次听到老百姓在公开场合对乡政府干部的责骂。“骂我们不少干部是吃喝干部,是贪占干部。”

  白庙乡前任书记邓邦明就是一例。因被怀疑挪用计划生育超生款,村民把邓邦明告到市里,尽管最后并没有发现邓有经济问题,但是仍然被降职使用。

  面对这些政府与百姓之间的矛盾,张映上想起了在四川省党校读研究生时,巴中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王国旗的一番话:在自然经济条件下,还是市场经济条件下,公共权力机关的直接自利、公共职能的大范围垄断和权力运行过程的高度封闭,是公共权力走向腐败的三个基本构件。

  张映上渐渐感到:财政公开,或许是缓解政府与百姓矛盾的有效方式,也是预防公权力走向腐败的有效方式。

  与此同时,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也号召推进政务公开制度,20085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正式实施。

  “每一次颁发政务公开条例,都在我心中打下一次印记,都警惕我一次。”张映上说,“尤其是,巴中市委李仲彬书记多次‘让一切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打造透明政府’的警钟促进了账务公开的成熟思想。”

  2010124日,白庙乡召开了一次民主议事会,来自全乡社会各阶层的72位代表,热议了乡政府2010年财政预算,票决出了2010年群众急盼解决的三项公益事业:乡道路硬化、农网改造和农村安全饮水。之后,乡政府便作出决定:通过网络和张榜等形式,公开政府的财务运作的详细情况。

  当时,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李凡教授、省委党校新农村建设研究中心彭大鹏博士以及巴中市委党校副校长王国旗都到会观摩。

  他们看完后很兴奋,找张映上说:你可以走得更远些。

  三个月后,白庙乡从一个默默无闻的边远山区,成为全国皆知的裸账乡。

  “我并不是作秀,我是真地想赢得老百姓的信任。”张映上说。

  从知道怎么花钱,到决定怎么花钱

  白庙乡出名后,巴中市委书记李仲彬说:“下一步放心大胆地搞,有什么困难和压力就给我说。”

  困难和压力,张映上一直很清楚,但并非是李仲彬书记能够解决的。

  裸账后,不时有村民跑到张映上的办公室里指着鼻子质疑他。最初是怀疑账裸得不够彻底,后来则渐渐变成要求乡政府修路、修水坝、招商引资带领百姓致富。

  张映上往往只能把村民让进办公室,面对面对交流,他相信“多沟通没坏处”。

  但这些问题,无法靠“裸账”得以解决。

  白庙乡这一届政府的承诺是,力争建成以场镇为中心点,清白路为连结线,村道路为环绕圈形成100公里的“点线圈”的通达工程,解决全乡近万人的行路难问题。

  还要积极解决场镇居民饮水保障难的问题,争取把取水点建在河水源处保障供给。

  还有,2009年底,乡里新建成853平方米的师生生活用房,2010年又启动689平方米的教学楼用房。

  这一切都得花钱。

  曾有媒体报道,张映上“裸账”后苦苦跑了两个月,没有争取到一笔资金。张映上认为媒体好意地误解了他的意思,因为作为一个财政转移支付的乡政府,很多项目该来的不“跑”也要来,不该来的“跑”了也白跑。

  省党校新农村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大鹏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白庙乡裸账是一件简单的事,却不是一件容易事。”他说,向纳税人公开财政收支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在技术上也不复杂,但这么多年来全国三万多个乡镇也仅仅是白庙乡真正做到了全部公开,可见,这个事情确实有难度。

  在张映上看来,难度有二,一是人情,二是制度。当然,他认为制度上的变革会抵消人情的影响。

  “要把跑项目变成‘群众申请、专家评论、人代会定’这样公开公正的方式,”他说,要用群众参与决策的方式,来改变首长定、拍脑袋定的决策方式。

  而这,也是张映上下一步的计划。

  新的一年里,他希望尽力将公开范围扩大,乡务活动、村和社区财务都要公开,同时网上公示。“村和社区不搞公开的,要问责。”

  张映上的新年计划还有,将政府网站改版升级到2.0版,使村民能和政府在网上互动,便于政府更及时地了村民的意见与需求。不过,整个乡政府,目前只有一台年代久远的电脑。

  更重要的事情是,要将招商引资的工作做好。“光公开不行啊,发展才是硬道理啊!”张映上明白,老百姓不只要公开,更要实惠。

  目前,已有企业表现出要投资当地特产金银花的意向。张映上认为,这正是财务公开的作用:敢于公开自己账本的政府,既能取信于民,也能取信于企业。反过来,经济上的发展,将会使政府有资金来改善民生,更增加民主公开的说服力和效果。

  白庙乡一裸成名后,巴州区立即决定在全区推广。4月,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决定,将逐步在县级政权机关推行政务公开工作。

  7月,宜宾市珙县罗渡苗族乡,也开始了裸账。乡镇党委工作人员的公务接待费、差旅费、包车费等全部汇成表格上墙公开接受党员干部和群众监督,并将一年来乡镇党委、政府可以支配的公务接待费用、办公经费总额全部公开,被称为四川第二个“白庙乡”。

  近日,重庆准备首次公开48个政府部门的财政收支预算情况,而成都的228个村(社区)也开始集体在网上公开收支。四川省将在今年选择10个县作为试点向社会公开财政预算,接受社会监督。

  亦有络绎不绝的人来取经。

  彭大鹏说,就基层来看,民主与民生是互相促进的。白庙乡如果打算以此为契机推动本乡的经济社会进一步发展,下一步应该让群众参与到决策中来。晒账本仅仅是结果,要真正取信于民,还权于民,是进一步把预算权交出来,让百姓不仅有权知道钱是怎么花的,还有权决定钱怎么花。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