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再推基层人大代表直选

作者:江迅 发表时间:2011-5-30 10:42:10

从今年七月一日至明年底,中国全面铺开基层区、县、乡人大直选,是中国公民政治参与的唯一管道,估计将涌现数十万「独立候选人」、「自荐候选人」,但当局发布「不准提竞选」等二十六条禁令,以免在敏感时机添乱。

新一轮中国基层人大直选即将起步,从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底,中国全面铺开各地的区、县、乡人大选举。一年前新修改的选举法,向民主化略微推进了一小步。当下,社会矛盾尖锐,在「茉莉花革命」一波波冲击下,中国公民政治参与的唯一管道,即基层人大代表直选,无疑引起多方关注。有不少政治学者预测,今届选举将涌现数十万「独立候选人」、「自荐候选人」。当局已经发布「不准提竞选」、「不准提独立候选人」等二十六条不准,试图对不能不推展的这场选举严加规控,以免在当下的敏感时机添乱。中国内地媒体对即将开始的这场选举报道几乎空白,在网络上都难觅踪影。

北京政治学者李凡长期研究中国选举问题,现任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四月十二日,他接受采访时说:「今届基层人大直选,从目前了解的情况看,出来参选的独立候选人会比上届多很多。上届选举,地方政府不顾法律规定,千方百计阻扰他们参选,把百姓参政的路径堵死了。当下社会矛盾激烈,百姓的意见没地方表达,与地方政府的冲突时有所闻。非洲和中东的茉莉花革命闹起来,从社会矛盾看,中国也有相同之处,百姓表达意见很困难,就促使社会动荡了,这是我们都不愿看到的。」

李凡说,当下世界各国出现一些新迹象。新加坡议会大选在即,竞选已经开始。新加坡议会由执政党控制,以往当局采取一切办法阻止反对党进入议会,目前的这一届仅有一位议员是反对党的,因此形成一党独裁。许多人称之为「新加坡模式」,中共常常引为学习对象。如今新加坡在选举方面作了一些改革,比如扩大选举范围,接纳反对党进议会,总体上看,新加坡正由「一党独裁」渐渐转向「一党独大」转化。不管会接纳多少反对党成员进议会,这毕竟是进步。在中国,如像上届选举那样扼杀独立候选人,不让一个独立候选人赢,在现在的格局下不行了,要允许一点不同的声音。中国要赶上潮流,让百姓站出来参选,让基层有不同的声音,这对中国发展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李凡近来去了约旦、孟加拉国国、柬埔寨和非洲尼日利亚等第三世界国家考察选举,他说,哪个都比中国的选举做得好。尼日利亚极端贫困,他们直选总统,有全国性非政府组织(NGO)做选举培训工作,实施严格的选举监督,每一个投票站秩序都非常好。选民投票热情之高,出乎他想象,下午五点投票站应关门,只要选民在这之前到投票站,人再多都可继续排队投票,选民排队到七八点,秩序井然。这些国家够穷了,没有文化的选民也不少,选总统,选议会,全面直选。他说:「根本不是百姓不识字而不能投票的问题,是你给不给百姓权利,借口说经济发展不平衡。印度尼西亚一亿五千万选民直选总统,是世界上直接投票人口最多的一个国家,直选已经两届了,选民不认字不照样直选,在选票上印候选人照片,认准谁,就投谁的票,这很简单。如果选党派,就在选票上印党派标识,还可印阿拉伯数字。文盲投票问题,世界上早就解决了。中国现在是不想做。」

目前在中国基层民主选举有几类,城市小区选居委会,农村选村委会,这两个都是国家举行的选举,此外,城市还有业委会选举,不是国家而是小区自己举行的。这三种基层选举不涉及政府机构,涉及政府体制的基层选举目前只有一个,就是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根据法律规定,基层政府首长不是百姓直接投票,而人大代表是百姓直选出的。城市是一级,即区直选;农村两级,即县和乡。一九七九年选举法修改,允许竞选,这选举法到目前为止是最进步的,八零年北京十多个高校的大学生以独立候选人身份积极竞选区人大代表。根据规定,选民十人以上可推荐候选人,被学者称为独立候选人。当时的选举激烈的盛况令政府担心了,于是八二年选举法又作修改,去掉了竞选,中国的基层民主选举大大后退。

基层选举碎步前进

李凡说,二零零四年、二零一零年分别对选举法又作修改,略微往前推进了一步。举例说,零四年修改的选举法规定,在候选人有争议而难以产生的情况下,可以预选,即投两次票,这是合理的,预选比「协商」等各种方式更民主更公平些。零四年修改的选举法是「可以预选」,二零一零年修改为「应该预选」,无疑前进了一步。零四年选举法写明,在选民要求下,选举委员会「可以」组织候选人与选民见面,这见面会从某种意义上说,带点竞选的意味,但规定不准出现「竞选」两字。二零一零年修改的选举法改为,在选民要求下,选委会「应该」组织候选人与选民见面。

李凡认为,法律是这样规定了,但各地往往没有落实,重要原因之一,是很多候选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根据法律规定,北京市长必须是基层人大代表,是基层选区的候选人,但选区的选民根本没见过他,比如胡锦涛是江苏的人大代表,李鹏是海南的人大代表,他们在这个选区必须选赢,否则还得了,要他们与选民见面许愿,是不可能的。但人们又问了,候选人不与选民见面,那是什么选举呢?

二零零三年那届选举,各地纷纷出现独立候选人,姚立法、吕邦列等都成为事件。那一届选举令中央措手不及,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各地媒体蜂拥而至,学者高度评价。零六、零七年,中央下令不准媒体报道,不准提「独立候选人」、「自荐候选人」,不许学者前往选举地观察,那一届基层人大选举,各地独立候选人多达十万人,仅北京地区就多达二万人。

李凡说,基层人大代表选举重要,因为人大代表可以推荐选出政府人员,人大代表有组成政府的功能。省市一级人大代表由乡、县一级人大代表选出,因此基层人大代表的重要性在于,即决定基层政府官员组成,又决定上一级人大代表,而上一级人大代表又决定更上一级即省市政府官员的组成。

他认为,当下社会政治的状况是百姓参与政治的意愿高涨,但参与的制度化程度低。近年百姓与地方政府的社会矛盾加大,冲突加剧,解决的方式之一就是百姓用选人大代表的途径监督政府,当选人大代表就可以向政府质询,学者都预计,七月开始的新一届基层人大代表选举出现的独立候选人,会比零六年、零七年的那一届近十万人多十倍。这是中国公民政治参与的唯一管道,虽然不少选民认为这样的选举都是走过场,因此不热衷,但也有不少选民认为,参选而当选了,还是可能起监督政府的作用,是一种制约手段,选民不能直接选政府官员,但能选人大代表,由自己心目中的代表去制约政府官员。代表在人代会上批评,官员就得认认真真听。

李凡说:「参选基层人大代表是表达一种政治参选欲,你不让我政治参与,我在冲击你,希望你扩大参与的制度化程度,你不给,就会带来社会政治不稳定的结果,不然你就该给我更多的政治参与管道。中国百姓试图走体制内的路来解决社会问题,但体制封闭,就逼着百姓走到体制外,这是相当危险的。我认为,基层选举应该开放,在基层选举上让百姓赢得一点,这是一种宣泄的管道。」

李凡透露,上一届基层人大选举,当局发出不许竞选、不准提独立候选人等十九条规定,今次「不准」的规定已经多达二十六条。当局的心态是基层直选不能不推行,但最好尽快走过场。当局对这场即将到来的历时一年半的选举不能不特别重视,特别是当下百姓向地方政府的挑战越来越激烈的态势下,政府担心出事,影响社会稳定。

来源: 《亚洲周刊》 24/4/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