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局误读新加坡模式

作者:江讯 发表时间:2011-5-30 10:46:11

中国学者前往新加坡考察选举,北京政治学者李凡说,中国执政当局对「新加坡模式」的解读是错的,只看到表面,而忽略新加坡法律也管住了官员,人民享有公民权利,有结党结社权,包括组织反对党。

专攻「选举学」的李凡又找到一面镜子。这位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特意从北京去新加坡考察这场国会大选,在新加坡,他花了九天,借鉴、比较,找出中国选举的差距。五月十日,他上飞机返回北京前夕,对亚洲周刊说:「我意识到新加坡这场选举特别重要,预感到会发生历史性变化,作为一个关注中国选举的学者,应该亲临新加坡现场。结果,这场大选还真是有突破性变化,不虚此行,太值得了。」电话声音那一头,他显得很兴奋。

这些年,中国派了一批又一批官员和学者来新加坡考察和学习,打出了所谓「新加坡模式」。李凡说,在中国官方眼里,「新加坡模式」是:经济不断发展,人们安居乐业,是一个理想的和谐社会;有一个清廉的政府,不贪不腐;没有民主,执政党长期独裁,反对派始终也赢不了政权;新加坡法律把社会管得很成功,百姓听话。中国执政者摆出一副貌似有理的架势:你看,一个国家没有民主也没关系,只要有完善法律体系,把社会管住,管得硬,管得狠,只要政府清廉,经济不断发展,人民就会满意,不必问什么民主不民主。

李凡强调说,其实,「新加坡模式」除了上述这些特点,中国执政当局忽略了重要的方面,新加坡人民享有最基本的公民权利,即有结党结社权,包括组织反对党。中国人不了解,新加坡有那么多反对党,中国却没有。新加坡人有信仰权,不可否认,新加坡政府对传媒的控制依然很严,但它的法律不是中国官方所讲的,只管百姓,而是把做官的也死死管住了。这次反对党在选举中有突破,就是选举制度规范,令执政党难以作弊。中共对「新加坡模式」的解读是错的。

李凡说:「要真正学新加坡,首先要给公民基本权利,中国没有真正的投票权,没有结社权,没有言论自由权。好在中国还有一个互联网,但新加坡的互联网,政府没有中国那样的严控。新加坡虽然欠缺民主,但社会不会大乱,执政党执政那么长时间,因为百姓享有一个最基本的公民权利。」

中国学者前去新加坡考察大选,其中有上海华东政法大学的学者,有深圳大学新加坡研究中心、深圳大学管理学院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所学者,他们大多受新加坡大学东亚研究所邀请。中国的一些主流媒体,如《南风窗》、《中国新闻周刊》等,也纷纷特派记者前往新加坡采访。以下是李凡接受亚洲周刊访谈的摘要:

身临新加坡独立以来最激烈的这场大选,根据你的观察,能为这场大选的特点作总结吗?

我归纳为主要两点。一是选举上的突破。长期来,人民行动党始终把反对党堵在国会外面,这次反对党参与选举,组织得非常成功,取得重大突破,反对党工人党获得六席,创下历史新高。集选区需要候选人组成团队整体参与竞选,赢者通吃,反对党工人党集中力量,将全党精英集中一起作拼搏,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率领的团队,在阿裕尼集选区获胜。自一九八八年集选区制度引入以来,反对党首次赢得一个集选区,令人民行动党损失惨重。一个选区,竟然三个部长败选,包括外交部长杨荣文在内。最重要的是,执政的人民行动党的一位年轻候选人,原本是人民行动党内定的第四代接班人之一,竟然败选了。这对执政党而言,是最大失利。几十年来,反对派总算有了突破。这一点,人们一般都能看到。

那么第二点呢?

这第二点很重要,是我个人的观察:新加坡在自由度上往前迈了一大步,核心是对人权的提高。我多次参加反对党的竞选集会,他们不断鼓励自己的选民勇敢去投票,不要害怕。选民开始都很担心,因为政府在这次选举中对选举制度作了一些改革,在选票上印有序列号码。其实,这一改革可防止选举操纵,选举造假,因为选票上有号码。但选民对此有顾虑,认为自己投的票,当局能查得出投了谁的票,然后给投票者惹麻烦。我从选举角度对一些反对派选民说,选票印上序列号码,对反对派有好处。反对党也一再解释,但仍有很多选民担心。不过,选举的最终结果表明,选民还是勇敢地投下自己手中的选票。

它的意义在哪儿呢?

这重大意义在于,大家已经不再顾忌会带来什么惹麻烦的后果了。因此,选举与人权的改进,是互相推动的,人权推动选举,选举又反过来改善人权。从总体上说,让人更自由,这是大趋势,新加坡民主和人权会交替往前发展。

新加坡这场大选对中国有何启示?

在新加坡这场选举中,我常常听到反对党反复讲,要让百姓发出声音,让百姓参与决策。中国要学真正的新加坡,就应该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而后逐步推动民主发展。这是一。第二,选举过程中,新加坡执政党有开放和改革的心态。执政党于半年前主动对选举制度作改革,单议席选区、集选区都作了改良,选票上印序列号码,增加选前一天的「冷静日」,其实这些都有利于反对派赢得选举。再比如,获选的八十七个议员外,非选区议员由以往保留三席,这次增加到九席,就是说反对党败选,但获最高票的那几个可以进国会,但没有投票权。

执政党主动改革

其实,这表明在选ԌEԌ߉举制度的改革有利于反对派,这是执政党主动改革的,面对新形势,要了解民意而做出的改革。在选举期,李显龙要他父亲李光耀把嘴闭上,这些因素都让反对党赢得空前突破。这对中国意义非凡。新加坡能审时度势,用一种开放的改革的心态,应对百姓的反对声音,中国要往前走,也必须如此。

你刚才提到总理李显龙,对他印象如何?

李显龙这个人很了不起,选举中出现什么问题,他勇于向选民公开道歉。人民行动党以前什么时候公开道歉啦?中共怎么可能对百姓说「对不起」?自认为从来就是代表百姓的。李显龙一再强调,这次大选是新加坡历史分水岭,标志着政治进入一个新时代。表达得很清晰。

新加坡媒体在这场大选中表现如何?

反对党取得突破,新加坡媒体也起了很大作用。以往媒体只刊登执政党的声音,这次虽然还是以执政党的声音为主,却开始较大篇幅报道反对党的声音。还有新媒体的作用,网络、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执政党无法阻挡,年轻人在网络上几乎一面倒支持反对派。

最后请归纳新加坡大选对中国选举有何启示?

对中国的启示,第一,政府要有开明心态,允许百姓有不同的声音。如今政府要完全控制社会,控制百姓已经不可能了,不如保持开放态度。正如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最近说,要创造条件让百姓批评政府。第二,我认为最好就是进入议会,去发表不同声音,新加坡反对党以往在体制外作出攻击政府的言论,现在形成体制内的反对派,进入体制表达不同声音,政府应该意识到,如果让百姓在体制外天天骂娘,总有一天逼急了就要推翻你。第三,给百姓更多公民权利,允许他们自我组织起来。第四,即将来临的基层人民代表选举,希望中国政府以开明心态对待,允许基层选民站出来讲真心话。

从长远看,中国应该重点发展公民社会,拓展公民权利。

来源:亚洲周刊》 22/5/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