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伙佳变身记:从土地维权农民到区人大代表

作者:卢雁 发表时间:2011-10-20 15:16:09

  在广东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禾仰村路边的宣传栏里,同样都是区第十五届人大代表正式候选人,但这"声势"就硬是不同:担任桂城街道东区经联社社长陈冠球的宣传海报清晰可见,彩色的光面纸十分华美,而中区新填地村民郭伙佳的宣传单,只是在众多撕得破破烂烂的布告间觅得早前一份《南方都市报》对其土地维权行为的新闻报道的影印版,末了贴一块小纸片呼吁大家"选人大代表就选郭伙佳"……

  但最终,郭伙佳比陈冠球高出近2000票,高票当选区人大代表。

  维权农民郭伙佳

  状告广东省国土厅

  土地维权是整个南海三山岛上村民心口上的一根刺。

  总面积为10.42平方公里的南海三山岛紧邻广州,与番禺交界,四面环水且周边水网密布,正处广佛都市圈中心,距离广州环城高速仅两公里,武广高铁穿岛而过,开车五分钟即到广州南站。地理位置十分优越。

  而这片土地,被苏女士形容为"种下什么,基本不用管,旱涝保收",堪称"鱼米之乡"。

  1992年,原南海县政府宣布预征三山土地11522亩,拟作仓储、商业、住宅之用。虽说1986年实施的《土地管理法》于1988年首次修订中明确征地程序,但那次征地却仍被郭伙佳认为是"典型的未批先征","完全未经国务院立案批准、未公布详细征地方案、未经村民签名同意、未与村民协议补偿价"。

  然而,1992年的那一份征地协议被人在2005年偷来并公之于众,预征协议给出了当年的补偿标准,如水田补偿13600元/亩,并约定"每推后一年批准使用土地,则递增10%计算补偿",还约定粮食将统一供应,即定量每人每月平均14公斤。"但这些都没兑现,8000多村民拿到的唯一现钱就是青苗补偿款,几千元。"郭伙佳说。

  令村民意外的是,征地之后并未见大规模开发,数千亩良田变荒芜。有村民陆续向南海市国土局租用耕地,租金为每年每亩100-200元,复耕时代开始。

  据苏女士回忆,由于土地多年的荒芜和人为破坏,粮食是不能种了,多数村民只能种植园林苗圃,有实力的少数人则趁低价一次性租下数百亩,然后再转租给他人。

  日子虽然清苦,但总算也都有了方向。谁知到了2005年,一直代耕的土地再次被政府收回,理由是三山国际物流园区正式立项规划,于是部分代耕农民再次被要求签领青苗补偿。村民不从,于是在3月26日那天,政府当场填土,逾百村民阻拦,并提出算历史账,要求看当年征地批文。

  自此以后,上述矛盾持续不断,直到2010年,郭伙佳知道2008年《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开始就征地批文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同年3月,广东省国土厅公布了19份批文。通过比对,郭伙佳等村民发现广东省国土厅在1997年12月30日作出的19份"涉案批复"中同意原南海县三山港区早期统征土地补办手续,同日、同一项目多次审批,化整为零(19块地皆在500亩内),违规批地5700多亩,超越国务院耕地征地审批权限。于是,郭伙佳在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将广东省国土厅诉诸公堂。

  但广东省国土厅在答辩状中称:涉案土地于1992年由南海市进行了统征,于1997年12月由南海市国土局组织用地报批材料上报,广东省国土厅经审查通过,于1997年12月依法作出了《关于南海市统征三山港区土地补办用地手续的批复》(粤地政【1997】132号)。因此,涉案土地审批过程合法、正确,不存在越权审批的情况。

  今年6月,由于拒绝出示当年征地批文,南海区国土局也成为被告。7月1日,该局作出了书面答复,提出"有关档案已移交档案馆",让郭伙佳凭有效证明到南海区土地档案馆查询。其依据是国务院办公厅在2008年的相关规定:"已移交档案馆及档案工作机构的政府信息的管理,依照有关档案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执行。"

  目前,这两起行政官司都未宣判。可以说,土地维权是整个南海三山岛上村民心口上的一根刺。

  失地村民达默契

  要选敢说话的"佳叔"

  "我们的目的是当上代表,才能代表人民行使权力,打赢维权一战。"

  郭伙佳坦言,并不是他自己主动去参选人大代表的,"是他们推我的。"郭伙佳嘴里的"他们",是所有选他的村民,是一群默默在他背后帮他想竞选策略、参选政纲的年轻村民。其中有两位核心成员,一位是禾仰村村民苏女士,一位是家住佛山、学法律的热心人士小陈。

  "我当时就对佳叔说,要把三山人民的声音通过人大代表向人大传递,需要什么资料、怎么竞选我都可以帮你。这次三山人民大票数选他,就是表明这样的态度:我们要有我们自己的代表。农民的权益我们一定要得到,这是我们祖祖辈辈的土地,不能无缘无故地给人家吞了。"小陈说。

  为什么选择近60岁的郭伙佳?苏女士说:"因为佳叔代表村民敢说话,他说话是根据国家的法律法规来说的,没有一句话违法违规,而且他告政府也是根据国家法律的允许范围来做的,是国家法律给他的权利,所以村民非常支持他,佳叔就是他们心里的英雄。"

  事实上郭伙佳参选人大代表并不是一拍脑袋决定的事,之前在今年四五月份,他曾经参加过村主任竞选,但是由于某些原因,没有成功,当时大家就建议下半年去争人大代表。到8月9日至13日的推选期,村民们就把郭伙佳推上去了。

  由于郭伙佳参选意愿坚决、势头很猛,街道办9月20日发公告称原先9月13日确定的另外两位女性初步候选人已主动退出,再次要求选民根据意愿进行联名推荐。9月21日,显然更有资历的陈冠球和郭伙佳被确定为该选区正式候选人。

  面对宣传栏铺天盖地的陈冠球彩色竞选海报,郭伙佳的团队也没有懈怠,他们为郭伙佳写了自荐书、确定了竞选政纲,开始像打擂台似的也在宣传栏里频频张贴,"没办法,贴了撕,撕了贴,要么被覆盖,我们只能自己出钱不停地印新的,陈冠球那海报多气派,但我们很自豪,我们是自己的钱。"苏女士对那段日子仍津津乐道。

  暗地里的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展开,小陈说,"我们每个村安排四五个人,挨家挨户去推举郭伙佳,同时在私底下达成默契:如果有人出面为陈冠球"买票",你可以口头答应,但最后依然选佳叔。"这项工作差不多做了一个月。

  郭伙佳在那段时间里依旧行事低调,自己更没出去走动拉票,还关照他人低调,尤其不要在网上发布参选消息,也正因为其低调,整个过程并未与政府有任何正面冲突,外界包括媒体也无人知晓。"我们的目的是当上代表,才能代表人民行使权力,打赢维权一战。"郭伙佳头脑里这根弦一直很清晰。

  9月28日选举当日,郭伙佳6点刚过就到了新填地的选举点,看着自己票箱里越积越多的票,郭伙佳知道自己很可能当选,但想到自己没有花过一分钱请村民们吃饭,想到村民的信任……郭伙佳就这么在现场等到10点投票结束。

  之后,郭伙佳,包括他的团队依然没有放松,而是选择跟着政府的人一起去监票,直到下午3点结果出来。郭伙佳回忆那日的情景依然难掩兴奋:"当时我们所有人的眼圈都红了,连在场的工作人员都跷起大拇指说:"郭伙佳,你行!""

  专家评郭伙佳当选:

  选民主动最可贵

  "大家怎么能不选佳叔?在佳叔维权行动的影响下,全部村民的思想境界都提升了。"

  成功当选的郭伙佳并没有在当日大肆庆祝,依旧选择低调,郭伙佳说这是他自己想到的,"因为听说那天南山的其他选区有很多都未过半数,得第二天重选,我怕高调庆祝会引起不满……我们的目的不是和什么部门对抗,更不希望不利于维权,拿到真正的代表证,我才有权行使我的权利。"这正显示了影响三山百姓的郭伙佳的勇敢和理性,尽管他不善言辞,且多数时候神情寡淡。正如小陈说的:"大家怎么能不选佳叔?在佳叔维权行动的影响下,全部村民的思想境界都提升了,如果不选佳叔,这个社会就悲哀了。"

  有舆论认为郭伙佳的当选是全国首个维权人士当选人大代表,早报记者致电南海区人大,综合科工作人员认为:"不能说是全国第一个,其他地方肯定有,而且合法维权和合法当选没有相关性,完全两回事,郭伙佳是10名以上有资格的选民合法推举的候选人,且程序合法,属于正常当选。"对有人指郭伙佳当选即遭"监控",该工作人员回应道:"不可能,人大代表有法定权利,怎么可能监控?"他说,这是有人"造谣"。

  公共管理学院公共政策与安全研究所教授毛寿龙直言,郭伙佳是"理性维权的好代表",并认为其当选是几种因素看似"凑巧"的集合:"第一,村民有利益诉求,需要代表。第二,人大代表选举,村民一人一票。选举法给了程序合法的基础。"

  而在毛寿龙看来,从合理维权到合法代表,本身是民主政治的进步,"但村民合理维权,也要求政府治道变革,如信息公开等。而人大代表要发挥积极作用,还要依靠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发展。如果没有变化,选了代表也没啥用。"

  毛寿龙认为最可贵的即是这次村民在选举中的主动性、积极性,候选人的理性节制,当地政府的理性开放和尊重法律,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以代表为核心的改革和发展……"民主,要有权利意识,也要有宽容,更要尊重法律和程序。"

  利意识,也要有宽容,更要尊重法律和程序。"

  来源:《东方早报》2011年10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