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基层选举反映公民社会的崛起

作者:李凡 发表时间:2011-12-27 11:09:24

台湾总统大选正如火如荼进行之际,大陆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正在各地展开,由于大陆幅员广阔,大概要到明年下半年才会全部完成。目前广州、北京、天津、上海、甘肃、辽宁等地的选举已逐渐完成,从掌握到的情况来看,今年大陆基层人大选举有5个现象。

第一,从选举程序来看,普遍比较混乱。投票站未设秘密投票处,有的地方只在桌子上写了秘密写票处,但是地点是开放的,起不了秘密圈票与投票的作用。北京稍微好一点,将秘密写票处和普通写票处分开,由于秘密写票地点不在领票、划票和投票动线间,所以几乎没有人到秘密写票处圈票,形同虚设;有的地方还有员警或保安人员坐在秘密写票处,选民不愿意接近,选务人员干预选民圈票是普遍现象。投票完成后,所有投票站都未立即公开点票,第二天才进行点票,点票也没有任何公正人士监督。

第二,大陆各地政府对这次选举高度紧张、严加控制。「维稳」是这次选举最高指导原则,因此,各地方政府使用了许多合法或者不合法的手段,控制和阻挡独立候选人参选,并严控投票流程和程序,使得绝大多数独立候选人都落选。北京海淀区高校选区,2003年有23个独立候选人当选海淀区人大代表,他们都是学校老师,2006年也有1 6位老师当选,包括吴青、许志永等,曾经传为佳话,台湾媒体解读为「民主之春」。但这次选举,由于政府高度控制,这些老师全部没有当选。显示中国选举的自由度没有前进,实际上是倒退。

第三,这次选举一方面固然有大量独立候选人参加,但另外一方面却呈现出老百姓对选举冷感的现象,这是因为选举没有竞争。绝大部分地区都是政府事先确认了候选人,选民对候选人并不了解,甚至不认识,因此选举只是走程序,没有竞争。许多所谓参选人很明显是陪选人员,他们都是一些社区职工、下岗职工、非党员等,而且姓氏笔画比较多,选票都排在最后。投票的时候,选举工作人员会指点选民票圈选排在前边的政府指定候选人。

第四,大量独立候选人在大陆各地涌现,是这次基层选举最重要的特色,包括一些传统上多独立候选人参选的地方,例如北京、深圳和农村地区。但是今年有很多过去从来没有出现独立候选人的地方,例如广州、西安、杭州、温州、天津、成都等地,都出现公民自主参选现象,这是前所未有的,广东地区更首次出现独立候选人参选并获得胜利的结果。这表明大陆公民社会逐步发展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公民开始表达要求参与政治的意愿,也表达了权利意识、政治意识、法律意识。这次基层人大代表选举给了老百姓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让他们有机会组织起来,积极参与地方事务,参与公共政策的制订。

第五,当前大陆地方政府和老百姓的矛盾不断发展,各地都出现了大量群体性维权事件,正是这个矛盾使得这次选举出现大量以维权为目的独立候选人,他们试图以取得人大代表身分的方法保护自己的权力、监督政府。这次选举本来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透过选举让公民代表进入人大表达他们的意见,对政府的政策和施政进行监督,可以对决策产生制衡的效果,也可以建立官方和民间的对话关系,缓解政府和社会的矛盾。但是各级政府却反其道而行,采用了严格控制的办法,使得解决社会矛盾的历史机会无法成为事实。这将使得政府和社会间的矛盾更加扩大,对大陆的总体发展不是好事。

大陆民众希望选举的过程能够成为政府和社会两方面互相学习的管道,大陆当局应该更开通一点,允许和支持公民的政治参与,这对于地方政治而言,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大陆民众也希望一些原本有开放精神的地方政府,能够透过选举加速改革的步伐,让民众充分表达意见。观察这次基层选举,我们也期盼大陆的公民社会能够利用这个机会尽快成长起来。

本文以社评为名发表于台湾《旺报》,2011/11/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