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坎选举格局太小 民主影响有限

作者:李凡 发表时间:2012-2-7 11:28:39

乌坎最近进行了一个选举,许多国际媒体在没有弄清选举内容的情况下,对这个选举做了大量的报导,他们以为是村委会的选举,但是这个选举只是村选举委员会的选举,是村委会选举的前奏。按照村委会组织法的规定,村委会成员的选举要由村民组成的选举委员会来组织,而选举委员会要由村民民主产生。至于乌坎村委会何时选、怎么选、选谁,还是后来的事情。

如何看待乌坎的这一系列选举,已经引起了各方的关注。在去年年底,乌坎的村民在和省领导谈判有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结果之后,「乌坎模式」的讲法已经覆盖了许多国内的媒体,国际媒体也大加报导,尤其是港澳媒体,认为中国民主取得了突破,新的民主模式已经产生。

原来的支部书记控制乌坎达40年之久,毫无疑问,是一方之霸。他和地方政府与企业勾结,形成利益集团,将村里的许多土地转卖,并自己从中渔利,使村民受到了很大损失。村民忍无可忍之下进行不断抗争,并最终得到省里的支持,赶走了这个书记,这才有了重新选举的机会。这个选举也就连带乌坎抗争能否最后成功,乌坎能否成为一个处理地方政府和社会冲突的普遍模式并在全国和全省推广,使其有了特殊的意义。因此乌坎对于中国的民主发展似乎有特别的意义,而被加上了光环。但是一个村的民主真有这样的意义吗?

按照村委会组织法的规定,村委会由村民一人一票选举产生,这个选举已经实行了20多年。但随著地方经济和财政遇到麻烦,随著村民和地方政府的矛盾加大,中国基层民主近些年来不断向后倒退,开始逐步沦为县乡两级政府控制自身利益的工具。这些年来在村委会的选举上,基层民主是在倒退,法治也在倒退,这是整个大格局决定的。中央对于基层民主已经失去了兴趣,而用维稳代替了民主。

广东处理的乌坎事件,到目前为止仍然是一个孤立的事件,是一个例外,这个事件的结果仍然没有明朗。因此,将一个特殊情况下出现的个案,即便选举组织得很好,也仍然难以扭转目前基层民主倒退的全国性局面。一个村的格局太小,难以影响全局的发展。

此外,村委会的选举在中国整个民主发展的格局中,处于很低的位置。村委会的选举本身并不涉及到政府公共政策,难于影响政府的决策。从中国目前可以允许社会参加的选举来看,当前正在换届的基层人大代表选举要比村委会的选举在政治层面上的影响意义更大,因为它可以影响到基层政府的决策,对于公共政策会有影响。但是我们看到的情况是,正是因为这个选举会有这样的影响,所以各地地方政府对今年广泛出现的独立候选人加以了毫不留情的限制、控制,操纵选举的过程,使得独立候选人纷纷落选,甚至于以前当上了基层人大代表的人也在选举中由于政府的操纵而失败。所以,在此情况下,即便乌坎村的选举进行得再好,对整个中国基层民主的发展的影响是很有限的。

几年前,当广州太石村出现村委会罢免事件的时候,也曾经引起了许多人的兴奋,以为太石村一战,可以赢取中国基层民主甚至是民主的终极胜利。但这个地方的努力最终只是昙花一现而已,我们希望乌坎不要成为另一个太石。中国民主的发展需要社会长期的努力和奋斗,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

原刊登于 《台湾旺报》 2012/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