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模式 实质推动民主发展

作者:李凡 发表时间:2012-2-20 10:22:46

2012214日浙江省温岭市新河镇完成了新一轮的公共预算改革,到今年为止,这个改革已经进行了8年。在这8年之中,乡镇政府预算从全公开、公众参与、政府根据公众意见修改预算,到市(县)级部门预算的公开和公众参与,以及今年推广至全部乡镇和街道。温岭市的公共预算改革已经全面展开。

政府与公民连接

早在2年前浙江省领导就全省推广温岭经验。经过多年的改革和探索,已经趋于成熟。温岭经验就是在私有经济高度发展和公民社会影响增大的基础上,地方政府进行大胆的政治改革,改革的目标就是将政府和社会连接起来,使政府行为置于社会监督和批评之下。这个探索的结果是建立了一整套完整的政府预算细化、公开、公民参与预算编制过程以及人代会上质询、人大代表行使预算修正案、人大预算修正案辩论、投票决定预算和中期检查等制度组合而成。

经过8年的努力,这一制度深入人心,成了当地特有的制度和文化。国内外媒体多年来对温岭的改革有大量的广泛报导,学者们对此也大加赞扬并开始研究,大陆各地每年都有很多人到此参观学习。这个由民主恳谈开始而不断发展的政治改革,是中国难得一见的案例,目前已经成了中国推进民主发展上有实质意义的一个象征。

这是浙江地区私有经济大发展、公民社会迅速成长、公民问政和地方政府政治改革共同作用的结果,把这个带有以民主取向为目的的改革模式称之为浙江模式,是完全符合浙江特色的。

最近12年我们可以看到,在一些媒体不负责任的炒作和某些人的背后操弄之下,出现了甚嚣尘上的所谓「重庆模式」和受人吹捧的「广东模式」,说他们代表了中国发展的方向。目前我们看到的结果是重庆模式由于王立军事件的出现已经破产,这实质上是一个在华丽外表下的旧瓶装新酒的专制主义模式,是逆潮流而动的假改革、反改革。而所谓的广东模式,从几年前的深圳政改和顺德模式开始就始终是空话一堆,可能是存在某些外来因素的干预,但不能不说广东在政治改革上实际什么都没有做,一直到去年年底才出现了广东的社会体制改革方案,和被人津津乐道的乌坎处理大规模群体事件的方式,这才让人看到所谓广东模式,也仅仅是刚刚露头而已。

相比上述两个改革模式,我们可以说浙江模式是扎根于公民社会和私营经济发展之上,而出现的社会和国家合作的改革模式。这个改革是用制度化来推动,这样的模式可以有效地化解地方政府和社会公众的矛盾,打消社会对政府的不满,使公众逐步恢复对政府的信任。

这样的解决办法,是未来推动中国政治改革的基本出发点;但这些年来,由于它的敏感性和深刻性,被一些人有意淡化和置之不理,是十分遗憾的。浙江经过多年实验而积累的经验,是未来政治改革的方向。

川粤沦精英游戏

其实就政治改革而言,大陆有3个地方做的较有名气,广东和浙江之外,另一个是四川。四川多年来推动人事和干部制度改革,重点放在党内的选举上,但是缺少社会的参与和公众的支持,成了精英集团自娱自乐的俱乐部游戏。这些改革没有有效的推动社会民主的发展,也没有出现真正的党内民主,游戏始终是游戏,没有人将它当真。

相比较广东和四川,中国政治体制的改革实验在浙江却有比较深厚的基础。近几年来浙江各地所出现的人大改革、社会管理体制改革、社区体制改革、公众参与、选举改革以及公众决策等方面都走在中国的前列,其中尤其以温岭公共预算的改革有着实质性的民主发展取向,推动了国家民主和社会民主的发展。

这种浙江模式所代表的稳健改革,很有可能在十八大之后会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我们期待浙江模式的中国改革发扬光大。

本文原刊于《旺报》2012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