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处理群众事件应创新社会体制

作者:李凡 发表时间:2012-6-27 10:29:46

用一种协商和谈判的办法解决政府和基层群众之间的冲突,而代替用高压的办法让社会强行接受政府的政策,是中国大陆解决日益发展的大规模群体性事件的根本办法。大陆政府的政策思路必须改变。广东在解决乌坎的问题上,诚然如其所说,他们没有创新,只是回归了基层民主和村民自治的思路。但是实际上广东的回归不是一个简单的回归,而是有创新的理念在里边的。这里边和广东去年提出的创新社会管理体制的改革有关,这个改革将从今年7月1日起具体实行。

地方政府改变思维

在各地群体性事件不断增加的情况下,许多地方政府不敢和社会对话,不愿意协商,也根本不想承认自己在处理社会事件中的错误,而是一味用打压的办法解决问题。就是在这样社会矛盾冲突不断加大的背景下,中央出现了进行社会管理体制改革的想法,广东是最早提出具体创新办法的地方。按照广东的做法,所谓的创新社会管理体制,就是用让社会组织起来,积极介入各种公共事务,积极参与一些有关的各种活动,开启一个政府和社会之间用协商、参与、讨论、监督等办法的新的管理体制,代替过去以命令行政手段为主导的管理办法。其中,如何化解群体性事件,是考验创新社会管理的关键之一。

广东的探索是中国各地探索用民主法治的办法逐步解决社会和政府冲突的思路中的一部分。从对大陆各地的情况了解来看,创新的探索是有许多的。浙江地区多为采用改革人大并用人大和公众进行对话。例如温岭的以启动人大为基础的公共预算改革、温州的代表在线和乐清的人大广场活动,都是以改革基层人大为主来进行的建立社会和国家对话机制的改革。

从中国的情况来看,目前政府和群众直接面对面是发生在基层,例如农村的县和乡、城市的区和街道。他们执行中央和省级政府的政策,但是也往往曲解上级政策为己用,社会公众要找政府解决问题也是和这些直接管辖他们的政府打交道,这些基层的政府如何对待群众,他们和社会的关系成了解决中国社会冲突最主要的地方。从现实来看,社会对政府的不满也基本上都是对这些基层政府的不满,在他们眼里一些基层政府贪污、腐败、欺负老百姓、抢夺老百姓的财产等等,因此才不断产生群体性事件。

基层人大应起作用

中国在基层的许多政治制度结构是国际上所没有的,例如中国的基层人大是中国的一种特有的基层政治制度。在许多国家,有基层民意代表机构的并不多。因此在推动他们的基层民主的时候,就需要创造一种民意代表。中国的县乡两级都有人民代表大会。但是我们的这些地方人大却并没有好好地利用:一是人大代表事实上不是经过民主选举产生;二是中国政府害怕人大监督政府的运行,而让人大处于「冷冻」状态,一年开一次会,一次会开半天。这样的人大结构无法在基层的治理中起到任何作用。

就人大的民意代表实质来讲,是可以在基层的治理中起到重要作用的,尤其是在解决大规模群体性事件上,在和政府进行沟通、谈判、协商、公众参与以及推动加强法治、政府公开的作用,它要比普通社会组织更具民意。放开基层人大的权力,在基层人大体制上进行创新性的改革可能是一个更好的解决群体性事件的思路。

原刊登于 台湾《旺报》 2012/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