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选举可学香港

作者:李凡 发表时间:2012-9-28 10:27:30

摘要: 香港立法会进行了新一届的选举,这次选举制度有所改变,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两年前香港民主党和中央联络办达成妥协方案,修改了香港立法会选举的规定。这次香港立法会议员由60名增加为70名,

香港立法会进行了新一届的选举,这次选举制度有所改变,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两年前香港民主党和中央联络办达成妥协方案,修改了香港立法会选举的规定。这次香港立法会议员由60名增加为70名,新增加的成员中,包括选区直选的5名和功能组别的5名。并规定新增加的功能组别的议员是由区议会功能组别产生,由不参加功能组别的香港选民直接投票,所以称之为超级区议员。

有利特首直选

这扩大了直选的范围,不仅包括地区直选增加的5名议员,而且更有由香港全体选民投票的超级区议员。香港直选范围的扩大,有利于在2017年推动香港特首的直接选举,也有利于2020年推动全体香港立法会议员的直接选举。

从这次选举结果来看,泛民主派方面共得立法会席位27名。其中包括地区直选18名,超级区议员3名,功能组别6名。从总体上讲,建制派控制了二分之一强,而泛民主派掌握了立法会三分之一多一些。建制派和泛民派在立法会的分野和上届基本持平。从直选的结果来看,泛民只得了18名,而建制派得了17名,在直选的选票中,泛民得了不到54%,而建制派达到46%,泛民有所减少。但是泛民仍然在超级区议会选举中得到了3席。因此总体上看,建制派取得胜利,其中民建联在直选中得9席,加上其他议员席位,共得13席,成为香港议会中最大政党。在泛民这一边,龙头民主党失去2个席位,只有6席,和公民党一样。但民主党值得庆幸的是这6席中有两席是从5名超级区议员选举中拿到的。尽管如此,选举结束以后,民主党主席宣布辞职。

在这次选举中,由于选举制度的改变,使得香港大选区比例代表制度增加了代表的数量,但是选区没有变动,选民也没有增加,因而议员当选的得票数有所降低。这样的选举制度就更有利小党生存,而不容易形成大的政党。选举中,党与党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合作更加困难,但带有激进政纲的小党就比较容易得到席位。民建联在直选中拿到9席成为最大党,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资源雄厚,可以在内部成功配票,保证他们名单成功上垒,而其他政党无论是泛民还是建制,都难互相协调,内部配票也难于成功,选票也浪费很多。激进的「人民力量」最终取得3席议员席位,据统计此次选举中当选席位的最低得票率只有6.7%

建立过渡选制

香港这次选举中,出现了学生因为反对国民教育科而举行的示威活动,并形成了绝食活动,得到不少学生和市民的支持,最高潮时有13万人参加。这个活动应该讲对选举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最终逼着香港政府在选举前夜改变了政策,试图减缓这个活动对于选举产生的影响。

香港的选举,从表面上来看和大陆毫无关系:香港在逐步扩大直选的范围,但是大陆却在压缩直选的范围,两者的道路是相反的。香港的选制走逐渐演变的过程。往全体选民直选的方向走,无论是特首的选举还是立法会的选举都有这样的倾向,大陆社会想但是却无法做到。大陆社会大量独立候选人在基层人大代表中出现,大陆政府却害怕直选,极力躲避选举。大陆的选举早晚要被突破,香港选举制度可以作为大陆推动直选的参考。

大陆未来的选举开放可以采用香港的办法,一部分人大代表可以由选民在选区直接选举产生,另外一部分代表,用香港功能组别的办法,或者大陆政协的界别的办法,在内部先实行小圈子的选举。直选和小圈子选举形成过渡期。政府不至于被直接选举所冲击而害怕选举,逐步过渡到全民直选。

原刊登于 台湾《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