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鼓励的基层民主陷入困境

作者:李凡 发表时间:2012-10-30 11:16:05

摘要: 动员式民主是大陆政府从90年代初开始提出来的,主要内容就是后来所讲的基层民主。核心是基层群众组织的选举和自治,包括农村的村委会选举和村民自治,以及城市的居委会选举和居民自治。所谓的动员式民主是大陆政府从90年代初开始提出来的,主要内容就是后来所讲的基层民主。核心是基层群众组织的选举和自治,包括农村的村委会选举和村民自治,以及城市的居委会选举和居民自治。所谓的动员式民主就是政府是主动的,鼓励基层群众举行以选举为主要内容的基层民主。社会一开始不相信政府,但是政府保证这个民主是真的,老百姓选举产生的村委会领导人保证有权,政府一定认账。开始政府做到了这一点。一时之间基层民主非常旺盛,有不可阻挡的发展势头。

突破不成 直线倒退

动员式民主在中国发展的最高点是世纪之交时期,出现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事件。像乡镇长的直接选举,最有名的是1998年四川步云乡乡长直接选举,表明基层民主要向上发展到政府领导人的选举。2003年出现了许多独立候选人参选基层人大代表,表明基层民主在向纵深发展,社会需要更多的民主。其中尤其是以乡镇长直选最为重要,代表了基层民主发展的一个高度,当农村的选举达到一定程度,所有人都希望它有突破,就是从群众组织的选举向政府领导人的选举发展。这种尝试一直进行到2004年,当时在云南红河州出现了7个乡镇长直接选举的案例。但是这个突破让最高层给拦下了,中央三令五申规定乡镇长的直接选举是违宪行为,必须制止。从此大陆的基层民主就开始直线下滑,不断倒退。从整个趋势来看,一直在倒退,导致了一个蓬勃发展的基层民主的失败。

动员式民主失败的内在原因在于是让基层的群众组织有民主,可以选举村委会的领导人,但是不及于乡镇一级和县一级,也就是政府不动,仍然是任命的,和社会无关。此在农村造成了村委会选举之后,村委会和乡镇之间,以及村里村委会主任和党支部书记之间的矛盾。乡镇的领导通过村党支部来体现,在村里他的代言人就是村的支部,于是党支部和村委会这两个组织出现矛盾。谁的权力大?权力合法性有了争执。从党的利益出发,中央断定,党支部领导村委会,中央就实际上打破了政府对选举产生的村领导人的认账。

现实利益的冲突

动员式民主背后实际上还有一个现实的利益冲突问题。从1993年开始,大陆实行分税制的税制改革,中央拿走大头的中央税,很小一部分的地方税留给了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在没有资金来源的情况下,开始将手伸向了农民。他们开始向农民要钱,这先造成了农民负担重的问题,引起了农民的不满;之后又将手伸向了土地,强行将农民的土地和房子拿走,造成了农村出现了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无论是向农民增加负担,还是要强抢农民的土地房子,地方政府都首先要控制村委会,只有得到村委会的批准和同意,这样的目的才可以实现。而要达到控制村委会的目的,就要控制村委会的选举。这样农村基层的选举就从真变假,农民支持的候选人无法当选,政府支持的候选人就通过贿选和操纵选举而当选。而中央政府对这种现象或者是视而不见,或者是无能为力,只是听之任之,任凭地方政府控制了选举和基层民主。

江泽民时期维持了一个基层民主,就是村委会选举,但是不得向上发展;现在基本上连基层民主都不要了,在维稳的前提之下,核心就是维持稳定。在20112012的基层人大代表选举中,从社会上出现了成千成万的独立候选人,但是在政府的操纵下,各地的独立候选人几乎全军覆没,基层民主破灭。

基层民主的失败,造成了大陆基层政治的紧张和冲突,到处可以看到农民的不满和农民的反抗,农村处于破产和风雨飘摇之中。在城市也是一样,到处是社会和政府的冲突。这个问题必需要解决了。解决问题的出路还是要从民主发展入手。必须要给大陆人民真正的民主和自治,基层政府必须要实行公众的直接选举。只有给人民真正的政治权力,才可以推动大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的公平发展。希望18大的新领导人能够吸取历史的教训,实行真正的民主政治和给社会充分的自由,而不是假民主假自由。

原刊登于 台湾《旺报》 2012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