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预算改革推动大陆民主

作者:李凡 发表时间:2013-3-28 16:02:37

外界对于大陆的政治改革是非常关心的,但是两会结束,好像政治改革并没有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但是全部门的预算公开和监督,先由胡锦涛后由李克强点出,决心一定要做。

大陆从2005年开始推动预算改革,在过去的8年中,其预算改革是沿着公开和参与的路在走。

公共预算改革是从浙江和广东做起的。当时,政府的预算可以让人大代表知道了,也可以让他们讨论。浙江温岭走在预算改革的前列。在新河镇,要将全部预算向人大代表和社会公开,并让他们提问题,逐步的建立人大代表对于预算的审议制度。

在之后的8年中,新河又进行了完善,建立了一系列的制度审议预算,包括人大代表可以对修改了的预算再提修正案,并对修正案进行人大辩论以及票决的各项制度。之后又进行了政府制定预算过程中的公共参与,也就是规定在政府制定预算的过程中,也要召开相关的协商会议听取社会对政府预算初稿的意见,完成预算的制定。这样一种预算公开加参与的制度的改革目前已经在温岭全面普及。

温岭市一级也进行了预算改革,政府预算向人大和社会公开,这些预算可以在温岭政府网站上找到。

从预算改革的方向来看,第一步公开相对容易一些。因此除了温岭以外的其它地方的预算改革基本是围绕着公开做的。一些地方预算已经可以做到全部公开,例如广州等地将市里预算内容全部放到网站上,向社会公开,但没有类似温岭一样的预算审议过程。在河南焦作市,几年前就可以做到将政府的预算全部编册成8大本,允许社会人员查阅。四川白庙乡在2010年将政府开销的每一笔钱都放到网上,打开了政府财务公开的新做法。

对于预算的参与,上海的闵行区也进行了试验,他们拿出几个部门的预算召开公开的会议,让与预算有关的代表和社会人士就预算和官员展开对话,并做修改。

在这些地方政府的试验之后,社会压力加大,要求各级政府公开预算内容,向社会交代老百姓的税收是如何花的。由于新的中央领导的保证,中国各级政府走向预算的全面公开,看来不会太远,也可能在本届政府的第一任即可以实现。

预算公开只是改革的第一步,还要有社会的参与才行。要允许社会参与到预算的制定和执行的全过程中,社会可以发表意见,进行批评,监督预算的使用,或自己决定一部分预算的使用。一些地方对于社会的预算参与的改革也进行了试验,也在探索中国参与式预算的途径,一些突破性的改革有可能出现,国外进行的让社会决定预算中的一部分,而不是由政府完全来制定预算的参与式预算,在中国也会出现。这样中国公众对于预算的参与力度就会加大。

社会对于全面预算改革的介入,在中国是名符其实的政治改革,是完全有可能推动中国民主发展的。

原刊登于 台湾《旺报》 2013-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