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领导集体的改革思路

作者:李凡 发表时间:2013-11-13 11:12:43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之际,凤凰网评论约访各方专家,解读中共领导集体的执政逻辑、执政重点和执政智慧。正如专家所言,改革是中国发展的秘籍和法宝。让我们共同期待明天,拥抱明天。

本期嘉宾: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李凡,为您解读“新一代领导集体的改革思路”。

三中全会是一个比较深刻的改革

凤凰网评论:据您观察,中共新领导集体上任以来,的执政思路展现了大概怎样的一个方向?他关注重点是什么?

李凡:最近这一年来政治上发生很多事情,大家有不同的看法,但我个人认为,从这一年来的方向来看,中国的改革开放的方向还是走得是不错的,从习总书记的具体的一些政策的做法来看,还是继承了邓小平的遗志,邓小平原来是怎么做的,现在基本上还是这么做,比方说在经济方面继续扩大改革开放的思路。

凤凰网评论:政治方面呢?

李凡:政治方面还是按照邓小平讲得在做,政治上从严管理,中国过去十年各方面出了不少的问题,一个方面是社会对于政治不大满意,特别是对地方政府不大满意,特别是政府官员的一些贪污腐败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习总书记,还有王岐山下了很大的功夫。反腐败这么多年来现在真的是动真家伙了。

另外还有一个大家比较关注的就是习总书记去年十八大上台以后,有一个八项规定,大家是耳目一新,风格上有些变化。但另外一个方面,社会跟地方政府之间的矛盾比较深,所以现在中央的就把社会方面不太满意的事情用比较强硬的手段来处理了一下,想让社会很快地稳定下来。

凤凰网评论:习近平执政将近一年,会不会在政权稳定之后,有一些力度更大更深入的改革举措?

李凡:习近平十八大以后执政一年以来,方向已经非常清楚,很快下个礼拜要召开三中全会,要有非常大经济改革开放的一个计划,是一个非常大的思路。有人认为这将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最大的改革开放方案,也是改革开放30多年以来最伟大的一个改革方案。

当然这可能说得过了一点,实际上中国在八十年代,邓小平92年南巡,以及后来朱镕基推动中国加入WTO,在这些方面中国当时都做了一些比较大的改革开放的方案,最近十多年来,改革开放的方案像现在这么大还没有,但是三中全会的改革开放可以说是十多年来最大的一个,改革开放还是要搞,而且改革开放的步骤会非常之大。

凤凰网评论:网民最近对十八届三中全会,对383方案都非常关注,有观点认为三中全会之前可能主要集中于经济领域,俞正声又在最近的几次讲话当中提到十八届三中全会将以更大的智慧深化改革,做出重大部署,范围空前之广,力度空前之大,您认为中央将会如何部署经济和政治方面的改革?

李凡:383方案已经在网上披露了,应该说力度是非常大的,比方说推动经济改革,推动对外开放,步伐会很大,但是具体到三中全会会落实成什么样子,可能还要等三中全会的结果来看,但是从383的方案来看,基本上是给出了一个方向,中国要进一步的开放,上海自贸区已经讲得很清楚了,上海自贸区要加大开放的力度,要加大金融开放,而且人民币要实现自由兑换。

过去对外资不是很开放的现在也要开放,所以从开放这个角度上讲,我觉得会有一个非常大的力度,比如现在已经落实的像上海自贸区。而且估计三中全会之后,像广东地区,可能也要搞自贸区,各个省可能都会想搞自由贸易区,当然中央政府可能不一定马上允许,让人民币自由兑换。

另外一个就是经济的自由化。中国这么多年来的经济增长基本上是靠国有企业,复制了大量的国有企业。但是国有企业有国有企业的问题,国有企业是垄断性的,经济效益不一定很高,老百姓可能不是太满意,收费各方面都比较高。再一个,国有企业有个大问题,比方说腐败可能比较厉害一点,现在看到了大腐败大部分都是从国有企业来的,再一个就是国有企业跟地方政府形成了一种利益集团性的结构。比方说操纵资源,操纵市场,所以这里边也带来了很多问题。所以现在三中全会可能是要让更多的民营企业发展起来,这就是经济自由化的一个方向,比如说私有银行,民间银行也可以办。而且我听说好像已经有人办好了,就等着三中全会,三中全会一公布,他这个银行就可以营业。

未来的经济发展方向可能会沿着更多的开放和更多的经济自由化的方向走,给予更多的机会给民间与社会,让社会在经济上有更多的参与机会,当然也一些国有大型企业可能会拆开,有一些领域会让民营经济进去,这些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所以三中全会是一个比较深刻的改革,不是那么简单的,因为中国经济改革对外开放和更多的民营经济介入,都不简简单单是一个经济上的行为。

加大经济自由度同时解决好社会福利问题

凤凰网评论:改革之所以称为改革就是它是一个非常深刻的举措,这样的举措如何与公众的需求、心理相契合?各个阶层公众面临经济改革是不是会有不同的理解?

李凡:我觉得可能会有,因为三十年的改革,有一部分成功者,赚了很大的钱,兜里一拍,拍出几个亿,几十个亿来,当然国有大型上市企业老板,现在每年几百万,上千万的工资。

但是同时也要看到现在中国社会收入差距还是非常大,从一个角度来讲,有市场经济的成功者,另外一个角度讲,也有市场经济的失败者,当然如果给大家更多的机会,大家都来竞争,可能会有一部分原来比较差的,因为现在这次规定,可以办公司,得到很多的机会。

但是另外一方面也要看到,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发财的,有人能发财,有人就发不了财,有人是成功者,有人就是失败者,所以对于失败者,就一定要把社会福利做好,所以再改革就要加大,特别是私有经济的改革,并在加大经济自由化的发展的同时,解决社会福利问题,包括房子问题,医疗问题。

这么多年中国社会上现在最关心的问题还是公平正义的问题,当然在市场经济的竞争下的失败的一些人,或者一些不是很成功的人,相比那些成功的人更关心公平正义。因为他们感觉到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这个问题是需要认真的考虑,不能仅仅考虑经济上的问题,还要考虑一些法律上的问题和政治上的改革问题,让这些人发出自己的声音。

法律上要给予他们机会,让法律更加公平地来处理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当然我们过去也看到很多这样的案子,法律不能公平的解决,当然我们希望新一代领导人能够用更加专业化的办法来处理法律上的一些问题,使法律做得更加公平一些。

凤凰网评论:有网友认为三中全会可能只改经济,不改政治,您怎么看?

李凡:我觉得是这样,经济改革一定要有一定程度政治改革的配合,比方说383方案里头可能会有政府信息要公开。这么多年在温岭推动的预算改革也是政府信息公开的一部分,预算要公开,各级政府都要公开,不仅仅是三公消费,三公消费只是预算的一个部分,各个部分信息都要公开,信息公开是政治改革的一个部分。

信息公开了之后就要让社会有一定地参与,老百姓要有一个发言权,要有一个讲话的地方,要有一个渠道。

要加强人大的作用,要让老百姓的话能够通过人大来反映,所以我认为这是一种政治改革,而选举更多像是三权分立,并不属于这一类的政治改革。

现在国外讲得比较多就是一种治理的改革,围绕着老百姓有更多的机会在公共政策上讲话,参与,然后监督政府,这个改革从383的方案里讲,应该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会继续往下走下去。其他改革恐怕还需要再等一段时间。

凤凰网评论:现在透露出来的一些改革的信息,最后有没有可能变成现实?

李凡:现在外边传得力度比较大的是属于反腐败这一块,对于这一届领导班子反腐败的决心,我觉得社会不要低估了,我觉得可能是要动真格了,比方说现在传出来的地方法院不再归地方政府管理,要求法院的审判要公正一点。

这个不是三权分立,只是说把法院变成一个中央直属机构,在履行法律条文的时候,是按照统一的意见,地方政府不能强加命令干预案子的审判,要按照一个公平正义的原则来进行审判。

还有一个传言要建立中央直属的反贪局,加大反腐败的力度,我觉得这些都是属于改革力度是相当大的举措,可能不会在三中全会上马上通过,但是这个思路可能会沿着往下走。

先稳住政治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推进改革

凤凰网评论:据您观察,习近平一年来在执政上有没有显示出一个完整的逻辑或思路?

李凡:可以看得出来,新的领导集体首先是比较强调政治稳定,把政治先稳住。因为我记得我在其他的采访中,在《纽约时报》采访中也讲过,由于中国社会现在有一些偏左的势力,所以需要更多的稳定,习上台以后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等这个工作落实了之后,下一步将由李克强总理极力推动经济改革,这个习总书记也全力支持。

所以这个思路基本上还是一个邓小平的思路,先稳定政治,然后改革开放,继续往前推,随着改革开放推动,国内可能又会有一些不稳定因素出来,这时候再推行一些保持稳定的政策,然后再继续推动改革。我个人认为,习近平的执政思路和邓小平的思路基本上是一致的。

凤凰网评论:您刚才提到整个社会左的力量比较膨胀,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

李凡:在中国经济改革当中,有一些人是发财的,但是大部分的人并没有发财,他们是改革开放的失败者,另外还有一个现象,大量地方政府抢老百姓的地,抢老百姓的房子,使得老百姓现在居住都成了问题。

所以老百姓对地方政府就不是很满意,像上访,在当地举行示威等各种各样的活动都比较多,但是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讲,如果对地方政府不满意,更多的还是想找到解决问题的思路,一些老百姓就会觉得这个社会需要更多的公平,但是知识分子可能是另外一个思路。

知识分子可能希望有更多的民主,更多的自由为好,但是很多老百姓就会觉得如果你要更多的自由,那我们会更穷,会有更多的竞争,老百姓竞争不过那些有钱人,他们就希望有比较更多的公平,平等,所以很多人会往左的方向去思考问题,也有些人认为毛的时代是不错的,所以就往左走。

普通老百姓会认为中国毛泽东时代那段历史是不错的,但是知识分子可能想法就不一样,知识分子可能比较想更多的自由,更多的竞争,更多的市场经济,更多的民主,从社会的大多数老百姓来讲,他们会认为国家要担起一部分的社会责任,要给社会更多的公平和正义,更多的平等。所以既然社会上很多人都这么想问题,作为当政者在考虑政策的时候,就会有一个方向,这就是为什么这一段时间政策都比较偏向往左走,但是到了一定程度之后,社会稳住了,现在又要更多的改革开放,要往右走,从改革开放30年的历史来看,这是一个很典型的邓小平的方法。

那就是改革开放为主,社会稳定,如果不稳定了,就要求稳定,稳定的目的是为了更多的改革开放。

政府与民争利导致国家与社会关系紧张

凤凰网评论:习近平上任以后推动的一系列政策也体现了他的智慧,那您认为是否存在当下需要迫切关注,但是他可能还没有足够重视的问题?

李凡:中国的政治改革现在更多被称为基层民主,而基层到底怎么治理,将来要有一些大的思路。

比方说这次经济改革,可能会触及到一些税种,将来会留给地方,比方说房产税,原来农业税是地方税,中央取消了,地方政府没有钱了,地方政府没有钱的时候,很多转移支付地方政府也没钱支付,这样地方政府就去找农民要,要农民的地,农民的房子,对于这个问题上,需要从经济上想一些办法来解决。

比方把一些税种,比如房产税,将来可以交给地方政府,但地方政府有了钱之后是否就不去要老百姓的地了,不靠卖地来凑集地方财政,这个还要看。

当然这个是,从财税制度上做的解决问题的方案,但更多的方案还是应该从政治角度出发提出的解决方案,例如中国国家法律规定得很清楚,地方县乡两级的人大代表是可以由老百姓直接选举的。

让一些老百姓进入县乡两级的人大,对于政府实行监督,扩大一部分的公众参与,然后推行一定程度这方面的政治改革,我觉得是必要的。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两边都做一些工作,让老百姓真正把地方政府的权力看住,不让他们随意去拿老百姓集体的地。

这样地方就能稳定,老百姓对中央政府就没有什么意见。大量的社会调查显示,老百姓都觉得中央政府不错,主要问题在于地方政府,所以一定要解决老百姓和地方政府的矛盾。

现在地方政府做得不好,这就需要中央政府加以关注。

凤凰网评论:您特别强调国家与社会关系的改造,您能不能分析一下目前国家与社会的关系都存在哪些问题?如果改的话,应该怎样落实?

李凡:现在国家与社会的关系,就像我刚才讲的,一些地方政府出于一些利益需求,比方说地方政府没有钱了就打一些老百姓的主意,地方政府他也向上级政府去要钱,上级政府说我不给,那他想办法,会找普通老百姓去要这个钱。

现在出现的一系列问题,比如原来是农民的土地最近十年就变成了土地财政,变成了地方政府主要财政来源之一,而所谓土地财政就是低价从老百姓手里把地拿过来,然后到市场上高价卖,当然老百姓不同意老百姓说,你在市场上买40万一亩,你从我手里拿三万块钱一亩,我当然不干,你为什么不给我个市场价。所以现在中央也需要解决土地流动问题,建立一个全国性的土地市场,拿走农民的地可以,但是要按40万的价格给我,你不能按3万块钱的价格给我,所以这样的话,就说我说的以前的事情造成了地方政府跟老百姓之间的冲突比较多。

几乎全国各地都能看到这种政府与民争利的情况,所以普遍造成了国家与社会关系的紧张,这种紧张关系的解决需要未来领导者认真考虑可以从经济方面上想部分的解决策略,

但是更主要的还是应该从政治层面上来考虑。比方说基层民主一定要落实,村委会选举也一定要做好,县乡两级人大代表的选举也要做好,既然法律上已经允许老百姓可以直选,那政府就不要控制,让老百姓选部分代表并没有什么不好。

如老百姓全选上地方政府可能不大放心,但是可以先选百分之十,让一些老百姓进入人大可以起到监督政府的作用,因为我们也关注过一些地方,我们知道的老百姓通过选举,进入人大之后,对于地方政府的监督是非常有效的,所以我觉得像这种好的东西,而且这也在中国的法律框架之下,是应该做的。

所以归纳起来三中全会是一个可以推动经济改革,也会推动地方治理的改革的好机会。三中全会不是开完了就完了,三中全会完了还有四中全会,五中全会,另外还有十九大,中国领导人大概还要干十年,逐步把中国一些政治上,特别是基层存在的问题给解决好。

这次反腐败中央已经下了不少力气,下一步应该就是考虑让社会有更多参与的空间。

中国经济加速发展将刺激全球复苏

凤凰网评论:据您对世界其他国家政治经济多年的观察和了解,海外是如何看待习近平执政以及十八届三中全会的?

李凡:从最近的反应来看,海外评价还是比较高的。从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都不大好,整个趋势都是往下走,大概最近一两年欧美经济缓和了一些,但是总得来讲欧洲还不是很好,美国还可以。其他地方也都不是很好,所以世界其他国家都希望中国的经济能够靠三中全会的改革开放方案,能够快速发展起来,而且如果中国经济在三中全会改革开放方案的指导下得到增长的话,将会对全世界经济复苏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所以全世界对三中全会的期望都非常大,认为三中全会所推动的经济开放和经济自由化的改革,能够刺激经济发展,而且能够让中国经济跟世界经济更加融合,但是总体基本上还是往经济改革方向走,因为现在全世界都面临一个问题就是经济千万不能再往下滑了。

当然中国人可能关心的更多,特别是知识分子更加关注政治改革的,但从世界的角度讲,还是更加关注三中全会的改革方案能否使得中国经济迅速发展起来,然后继续带动世界经济往前走。

凤凰网评论:改革开放30多年,尤其是最近10年,各种社会矛盾集中爆发,您认为新一届的领导班子危机意识如何?危机意识和三个自信又是怎样的关系?

李凡:我觉得他们还是有危机意识的,从新一届领导人的一些讲话,还有十八大以来中国政局的一些变化来看,新一届领导集体清楚地知道目前危机到底出在哪里,比方王岐山,习近平就动用了很大的力量来反腐败,因为他们知道国家与社会关系不好很重要的原因是官员的腐败,官员欺压老百姓,然后大的垄断利益集团控制了经济等等,民营经济发展不起来,老百姓的生活没有更好的改善,所以他们是用很大的力量来解决腐败问题。

至于自信不自信,目前看来,比方说从三中全会方案来看,还是显示了新一届领导班子雄心勃勃,想干一番大事。

而且三中全会的改革方案是改革开放30年以来最大的改革方案,这就表明新一届领导集体对三中全会还是很有信心的,认为通过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能够可能为中国目前的危机提供解决的办法。

我个人认为三中全会是非常好的,对于改革开放必须坚决支持到底当然也希望在经济改革之外,能够推动一定程度的政治改革,特别是扩大社会的公共参与,这一点非常重要。

访谈视频登在20131112日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