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与分析第350期》“中国民主发展中的协商民主:意义、功能、路径”研讨会纪要

作者:王春晖 发表时间:2015-4-8 12:13:22

2014年1月中央发布三号文件,为中国特色协商民主的发展提供了七条可供参考的实施路径。纵然有了纲领性文件,但是协商民主的推进条件路径探索未来发展等方面中央并没有给出具体指导,这就需要理论界众多学者的深入研究,也是此次研讨会的目的所在。

世界与中国研究所于2015年3月28-29日在北京·西藏大厦召开为期一天半的学术研讨会,围绕“中国民主发展中的协商民主” 邀请专家、学者、官员和社会人士共同参与,献智献策。

上午九点会议准时开始,由李凡所长致开幕词,陈奕敏做主旨发言。

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李凡首先致辞: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是一个民间组织,十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协商民主研究。十八大提出协商民主,今年一月份中央三号文件对协商民主提出了一个指导性意见,全国各地也都在推动一些协商民主的具体的做法,也可能遇到了一些问题,所以我们大家来开这个会一起商量协商民主中遇到的理论问题、路径问题、方法问题等等,以及该怎么解决。

就意义而言,协商民主在国外主要是弥补代议制民主的不足,而中国恰恰是代议制民主不足,在这种情况下,协商民主的意义是什么?在我看来,协商民主最大的意义是扩大了中国民主的范围,这个民主已经跳出了基层民主的范围,是一个全方位的民主。

陈奕敏(温岭民主恳谈工作办公室主任)做主旨发言:哪些因素会影响协商民主的推进以及推进的效果呢?我认为有五个方面。

政治环境:温岭以前搞协商民主有一点“偷鸡摸狗”,我们不敢说我们是协商民主,怕别人说我们鼓吹西方的民主,现在十八大以后,这个问题基本上解决了,政治环境基本解决了。

协商民主的认识问题:我觉得民主没有东方民主和西方民主的,民主只有新民主国家和后民主国家的区分,民主是人类共同的政治文明成果;另外,协商民主也不能等同于政协,协商民主不是权力协商、政治协商,是政策协商。不能把协商等同于协商民主:协商民主是一种政治制度,协商是一种方式;协商民主不同于座谈会。

党政干部如何对待协商民主:不重视、不懂;很多领导干部搞协商民主是政绩,做协商民主并不是真心;形式主义对待协商民主;用习惯的思维和方式做协商民主;有一些协商民主不符合协商民主的理念和核心要求。

协商民主的路径:要构建一个协商的平台,我们可以把政协做成一个协商的平台。政协是一个平台,参与主体不一定是政协委员,要向全社会开放。

推进的方法:我主张用渐进的方法稳步推进,逐步探索,积累经验,这是温岭15年自己得出的体会,就是渐进,这样的好处就是老百姓的参与意识、参与能力是需要在协商民主的实践中逐渐培养和提高的。

专题一 协商民主:意义、功能、基本框架

主持:李凡

陈剑(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我讲三个问题,一个,三号文件推出之后对中国的政治民主是推进了还是进一步延缓中国选举民主的开展。三号文件的出台肯定是有进步,但是不要期待太高。第二是,关于人民政协在中国政治版图上的功能,这样的一个政治制度,到底对中国政治的发展,中国民主政治的推进是正能量多一些还是负能量更多一点。第三,基层协商主要是利益协商,利益之间的矛盾是可以通过对话协商来进行的,基层协商很重要的可以缓解社会矛盾,这是非常具有现实意义的。而最重要的是如何搭建平台,我个人认为最核心的是社会组织的作用。

扶松茂(复旦大学教授):我非常不赞成协商民主是选举民主的一个补充这样的说法。民主最后的一个重要目标是要形成一个对人或者政治体的自我约束。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协商民主的价值所在,就是通过一种协商,达成对群体的共同约束。另外,现代与传统民主最大的差异就是平等,如果没有平等的观念和平等的社会机制的安排,这种民主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民主。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协商民主的优势比选举民主体现的更加充分,选举民主是形式上的平等,一人一票,而协商民主更注重实质性的平等。

另外,协商民主在中国的政治体制的责任机制是缺失的,怎样把责任机制在推进初期就嵌入进去这是很重要的环节。

史春玉(浙江工商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协商民主,一般来说有两种理解视角,一种是把协商作为一个公共交谈,一种是把协商作为做出决策而进行的集体思考和辩论。第一种视角的代表是哈贝马斯,他认为公共协商应该具备三个核心条件:自由与开放的环境,参与者平等,理性辩论。第二种视角是大部分协商民主理论家所赞同的。

我所理解的协商民主不是政治会议,不是谈判,不是司法和议,协商不是一般的交谈。

解启扬(中国政法大学):我认为协商民主的根本精神来自于契约精神。我把协商民主定义为一个合成词,协商是形式,民主是内容,协商手段,民主是目的,所以协商民主最后还是落实到民主上,而不是要落实到协商上。协商民主的重要条件是主体关系的平等,协商民主也假定所有的协商主体都是有理性思考能力的人。

胡洁人(同济大学):在协商民主的条件方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公民社会的发展,第二就是一个稳定的民主政治秩序。所以我觉得必须要有公民社会,有一个健全的法制,以及有效的法制的施行,它才可能达到协商民主,否则是纸上谈兵。我觉得协商民主在各种民主形式当中更理性化,更适于我们推行的,它吸收各类民主的理性成分,对民主制度做出一种新设计,它将直接民主与间接民主的优点集中起来。

协商民主对社会矛盾化解最好的一点是什么?它突出的是理性妥协。

孙美堂和唐海华老师对上述发言进行了评论。

孙美堂(中国政法大学):从理论上讲,一方面,更需要从全社会甚至整个社会和历史的高度来思考这个问题,比如,现代民主是什么,不是什么,在中国的环境下有哪些现实问题,下一步怎么走,哪个方向是可能的。第二个方面,我们真正的协商民主怎么走,怎么走的有成效。

实践层面,一方面,我们需要站在社会共同体的角度考虑老百姓的利益,从综合性的高度来理解这个社会有几种可能性。另一方面,我们如何寻找一种机制。

唐海华(人民大学):纵观三号文件,协商民主其实是传统的党的机制、工作方法的重新整合,这里包含了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还包括统一战线。这些原来分散的党的传统政治文化、政治制度中的这些东西,现在被统一的、重新整合为协商民主。由于它内在的参照西方审议民主,也强调了利益相关方的参与,而且提到了要扩大知情权,非常好,但是还不够,而且容易流于形式,在这样一个意义上来讲,我觉得我们应该要提得更多的一点就是新闻自由,或者说我们温和的讲新闻开放、新闻松绑,这是一个必要的条件。

自由讨论

李凡:我们谈协商民主的落实、推进有三个大问题:协商民主与其他民主的关系;在实际推动过程中跟政协的关系;在协商过程中政府与老百姓的不平等关系。

王志龙:我认为协商民主的协商是手段,不是目的,协商过河的桥,我们的目的是要形成决策。另外,协商民主政协是可以做的,而且政协是有优势的。

刘培峰:其实协商民主和代议制民主,民主都不是目的,就是一个利益的代表机制、协商机制和一个最终的决策机制,民主的最终目标是让人活得有价值。

任丙强:现在协商民主在中国目前的状态面临着三种困境:理论上的困境,你到底是要西方非常纯粹的协商民主概念还是中国政府现在所主导的概念;实践上的困境,温岭模式与其他地方协商民主实践的对比;我们的倡导会有一种困境,到底是希望引入一个西方的概念增强我们的民主实践,还是完全守护西方的纯粹概念而导致这个民主在中国无法发展。

兴浦祖:协商民主从概念上来讲是从西方引进的,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必然是独特的。

嗡鸣:中央的政协主席是政治局常委,而地方上,政协基本上处于退居二线,所以在地方上,政协的权力和力量都比较弱,要让他来领导协商民主或者主导的话,这个在现实中不太可能。

孙美堂:西方的民主即使我们尽可能的原封不动的引过来或者尽可能不走样,但是它过来以后必定走样,这是客观趋势。

专题二:协商民主:案例分析

主持:陈奕敏

刘国翰(浙江理工大学):我结合杭州的四个事情来看一看地方层面如何能够把协商进行一些拓展。第一个例子是公民能够参与的协商民主。杭州做了一个杭网议事厅是一个准官方的互动平台。

第二个是政府扶持的组织化的协商民主。比如,江干区凯旋街道的综合调解平台成立了一个组织叫凯协会既有政府层面的调解又有民间层面的调解。

第三我称之为复合型组织中的协商民主。复合型组织往往是把不同部门或者不同领域的机构自己组成一个联盟性的组织或者更大范围的一个协调框架比如促进当地的产业发展,会成立一些行业联盟或者战略联盟。

第四民间组织的协商民主。比如,绿色浙江做的五水共治的圆桌会议,找各地污染比较严重的河流,找到当地的环保局和污染企业、市民举行圆桌会,做电视节目。它的圆桌会是要形成决议的,而且过一段时间再去检查一下是不是达到效果了。

卢剑峰:我们宁波做的是社会力量介入到社会组织和社会冲突的调解过程里。我们叫做共识论坛。

第一个案例,是一个菜市场的建设。正式协商方面有五方代表,居民代表(5个)、企业、超市、集团、商务局。我们商定了一个协商程序,有一系列的规则,最后我们就达成了协议。

第二个案例,我们做的萧皋碶下面的土地开发。在这个案例中有很多工具,一个是劝说,一个是补贴,再一个是政府税收,第四是管制。

我们现在的改革过程里还会产生大量的公共冲突。启示是,大部分是基于利益的,基于利益冲突是所有冲突中好解决的。另外就是协商的方式,协商方式一定要有一定的技术和社会力量。

吴建忠(台北海洋技术学院):大家一直都在争论民主是西方还是东方的,对我这个观察者来说,这个案例本身有多大的民主意义可能更重要。我主要谈一下温岭的参与式预算,第一个案例是水库的案例。另外一个案例是所谓的退团事件。

中国社科院嗡鸣、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任丙强和日本静冈大学诹访一幸对上述三位学者的案例做了精彩的点评。

而后进入自由谈论阶段,茶歇之后,会议进入第三专题。

专题三 协商民主:路径探索

主持人:扶松茂

浦兴祖(复旦大学):主要谈四点想法:政协是怎样的协商机构;政协如何“专门协商”呢?专门协商机构的动力来自何方?专门协商的实效如何实现?

王志龙(岳阳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要讲四个问题:协商什么;谁来协商;怎么协商;协商成果怎么运用。

刘培峰(北京师范大学),讲了社会组织参与民主的模式;社会组织参与的困境以及如何突破这些困境等内容。

中国人民大学孙龙、中国社会科学院刘澎和日本庆应大学加茂具树对上述发言进行了点评。

而后进入到自由讨论阶段。

29日上午9:00,会议准时开始,各专家学者围绕着第四个专题的议题展开讨论。

专题四:协商民主:自由谈

主持人:嗡鸣

贾西津(清华大学):我认为协商主要有三个途径:表达;表达之后他们之间要有一个平台要对话、沟通、衔接,要能相互聆听到;妥协。

社会组织协商的途径有:制度性接口;社会组织代言公民发起协商;社会和社会协商。

肖唐镖(南京大学):中国的改革,所谓的创新也是在技术层面居多,很多改革为什么昙花一现,正是因为这些所谓的改革就是在技术层面的东西,缺乏体制和制度方面的变革做支撑和保障。

自由谈

各专家学家,各抒己见,讨论异常激烈。

最后,德高望重的复旦大学浦兴祖老师进行闭幕总结。